•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閱讀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ktsyd.com】
    當前位置 : > 散文隨筆 > 散文精選 > 正文

    我有一個必然會實現的夢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時間:2020-10-22 01:26 閱讀:0次   我要投稿   作品點評

     我有一個必然會實現的夢

                   
                 古浪縣富源完全小學   李淑
     
     
     
    我的家鄉大靖鎮,在祁連山脈雪山融水的滋養下,與北邊的騰格里沙漠狹路相逢,人與沙的斗爭一直沒有停止過。
    “要想掙銀子,走一趟大靖土門子。”大靖鎮的歷史悠久,文化發達,曾是古代絲綢之路上的一顆明珠,絲綢北路、河西走廊東線重鎮,原名扒里扒沙(系蒙語,意為街市)。歷史上曾是甘肅的四大名鎮之一,漢武帝時期稱為“樸環”,商貿活動尤其活躍。因此,文人墨客稱大靖為峻極天市,在人間高大繁榮到了頂點。白天商賈云集,人來車往,萬頭攢動;晚間萬家燈火,星星點點,閃閃爍爍,好像天上的街市一樣。據說北京故宮的前門上曾懸有“峻極天市”一匾。因此,大靖又有“小北京”之稱。鎮上的老人們還記得15米高的城墻,娘娘殿、魁星樓、玉皇閣、會館、大寺、白義寺、城隍廟等古建筑,現存財神閣、馬家祠堂、馬廟會館、青山寺等名勝古跡似乎還在向人們訴說著曾經的輝煌。
     
     
     
    記得小時候,經常聽我爺爺輩的老人們說,以前的大靖周邊有很多大樹,西關更是綠樹成蔭,渠水常流,建了很多石橋和木橋,人們稱為“三步兩道橋”。在老人們的回憶里,大靖是一片真正的綠洲,有合抱大樹、有小橋流水,但在我的回憶里,大靖卻是騰格里沙漠沙塵里的一座土城,隨時會被沙漠吞噬。
    最難忘1993年5月5日,在小學放學路上,我遇到了一場歷史上罕見的特大黑風暴。剛開始,我和同學們遠遠看到一堵很高的沙塵暴壁,自西向東撲來。沙漠邊的孩子對沙塵暴都不算陌生,只是這個看起來有點大而已,沒有人太過驚慌。短短幾分鐘,狂風驟然大作,颶風卷起沙石塵土,所到之處,狂風呼嘯,黑浪翻騰,仿佛天塌地陷,末日來臨,宛如蘑菇云的黑風分為上中下三層,分別呈現黃、紅和黑三色,頓時天地一片漆黑,白晝變黑夜,伸手不見五指。那次造成人員慘重傷亡和工農業巨大損失的沙塵暴,歷史上稱其為“5.5黑風暴”,那次的災難造成了巨大經濟損失的同時,也在我的心中留下的難以磨滅的傷痕。
     
     
     
    我熱衷于義務植樹活動,在我學習和工作的地方我總是會在有條件的地方多種幾棵樹,種上幾棵草。有一次,我在路邊撿到一顆運輸車上掉下來的紅柳樹苗,我把它帶到了學校,種在了學校里的空地上。同事們知道我愛種樹,也愛種一些花花草草,覺得這是我的愛好。其實他們不知道,我只是不希望,不希望我們的家鄉被沙塵掩蓋,不希望我們的家鄉被騰格里沙漠吞噬,那怕是一寸土地。每一顆樹、每一顆草,在我眼里都是保護我們家鄉的戰士,它們會在人與沙的戰場里和我們一起戰斗,它們更是一顆希望的種子,我幻想著,盼望著,能夠回到老人們回憶里那個樹木環繞、綠水長流的綠洲古鎮。
    這些年,我們一直在與風沙纏斗,面對狂風流沙,我們不曾退卻。抱著“種一棵樹、綠一塊地、固一方沙、凈一片天”的信念,我們在騰格里沙漠里栽了數不清的白榆、沙棗、紅柳、檸條等沙生植物。經過治理管護,連綿起伏的沙丘被成片的梭梭、花棒、沙棘、沙柳等綠色植被所阻隔,許多沙梁之間綠野遍植、鮮花盛開,黃羊、野兔等野生動物在此安家落戶。在這場戰爭中,也涌現出了像八步沙“六老漢”這樣的治沙勇士,他們三代接力、矢志不渝,把茫茫荒漠變成了蔥蔥林海。在黨和政府的主導下,通過家鄉人民的艱苦奮斗,綠化面積持續增加,騰格里沙漠邊緣形成了一條幾十公里長的綠色屏障,“沙進人退”的局面終于出現了轉變。

    閱讀感言

    所有關于 我有一個必然會實現的夢的感言
  •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棋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