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閱讀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ktsyd.com】
    當前位置 : > 散文隨筆 > 散文精選 > 正文

    生前身后名(下)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時間:2020-10-22 01:24 閱讀:0次   我要投稿   作品點評

     生前身后名(下)

     
                             木子
     
    兒子給一個重要領導當秘書。一天來了一個客人。客人空著手來了,看起來和兒子關系也很親密,老夏也沒有介意就在沙發上坐著,來人很親熱地問是誰,知道是老夏,更是熱情,說不知道伯父來了,說那就明天我訂地方給老伯父接風。老夏忙說不了。來人說我們就是親弟兄呀,伯父就不要推辭。老夏坐了會,兒子取出來酒要喝,老夏說自己不喝,你們喝酒,他就進自己的臥室了。老夏進去了心里又有一點不快意,覺得來人似乎有什么地方讓人不舒服。他悄悄聽。客廳里兩個人先喝酒,東拉西扯聲音很大。過了一會,似乎不再喝酒了,聲音也小下去了。老夏貼在門上,聽到兩個人的對話。兒子:你這是干什么。來人:這是六十萬,你先拿上。等活完了我再送過來四十萬。兒子:我們弟兄們那用這樣啊。你快拿走。來人:唉,哥哥,不是你兄弟罩著有我嗎。這是我謝你的。兒子:我們弟兄們該幫就幫能幫就幫,分內的事呀。來人:哥哥,兄弟我敬你一杯。兒子:你的酒量越來越小了。來人:是啊。你現在比我能喝,呵呵。聲音漸大:醉了,我得回去了。
     
     
     
    兒子:好。老夏趕快躺倒床上假裝睡著了。兒子推開門看來看說:我爸睡了。來人說,明天晚上金城蘭曲我訂一桌給老伯接風。老夏等兒子送客人走了就出來了。他看到茶幾上放著一張銀行卡,兒子正要把卡拿上。老夏說,那是什么。兒子說我的銀行卡。老夏說是那個人送的,六十萬。兒子說,爸,你沒有睡著!你還偷聽!老夏說你給他幫了什么忙,干了什么事。兒子說,爸,你聽我說我不是那樣的。我是,我是幫了他個忙。但這不是,不是……不是那個……那個……兒子一時找不出合適的詞。老夏說這不是貪污不是受賄,是吧。兒子說:對!對!對!爸,我沒有干啥違法亂紀的事兒,你相信我,真的!
    老夏說好,好,好!那你為什么把錢拿上了。爸,兒子聲音高了,說我給你說了,這是我該拿的。你就不要管了!老夏說你該拿的是工資,是國家給你發的,那才是你該拿的。兒子說好,那我明天把這錢給人家。老夏說,你真給嗎。兒子說,爸,我怎么就不知道你現在怎么成這么個人了。老夏一聽氣往上沖:我是怎么個人了。兒子說現在這個社會,你不賺錢你活啥呀。老夏說人活著就是為了錢那。兒子說不管他干什么都不為了錢。有錢就是爺,沒錢就是孫子。當官的也還不是為了錢。老夏伸手抓住茶幾上的一個酒杯——啪——甩得粉碎。這就是我從小教給你的做人道理!兒子被老夏的舉動嚇住了,臉頓時脹得通紅,恰在這時候,兒媳婦回家了,老夏悻悻地進了臥室。
    第二天老夏給姑娘打電話,讓姑娘來送他回家。姑娘接了老夏到自己家。老夏不住,姑娘說就住一周。當天晚上女婿就請了四個人物,都是老夏的學生,雖然老夏不曾教過,但都是從鎮小學出來的,都知道夏校長。這四個人物,都是各行業各部門的要員。女婿為岳丈接風擺宴,同時請那四個人物相聚。席間觥籌交錯,相互吹捧。老夏也被敬了好幾杯,頭腦有點昏沉。女婿和那四個朋友說官場升遷說投資股份說基金股市說政策社會,高談闊論,老夏就像聽神話。老夏就像一個從武陵桃花源出來的人,不知今是何世。后來他們提議去唱歌,老夏說不行了,就先送老夏回家了。
     
     
     
    第二天女婿說又有幾個老鄉聽說夏校長來省城了,一定要請夏校長吃個飯。老夏說不去。女婿說是誰誰誰,在那個那個要害部門。老夏一聽就來氣,說不管他是誰也不去。女兒就說人家也是好心,想借機巴結我們。我們也得和人家聯絡感情。人在外面混這樣的關系非常重要。女兒說他還是老思想,老頑固了。這是很正常的人際交往,科學的說法叫有生資源。老夏仿佛不認識自己的女兒,他真的不認識了。他的兒子們和姑娘,他的驕傲,如今他們想什么追求什么,他完全不了解了!他感到一種巨大的失落和失望,還有一種徹底的孤獨。他決定要回家,回自己的家。

    閱讀感言

    所有關于 生前身后名(下)的感言
  •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棋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