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閱讀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ktsyd.com】
    當前位置 : > 散文隨筆 > 散文精選 > 正文

    從軍記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時間:2020-10-22 01:20 閱讀:0次   我要投稿   作品點評

     從軍記

       文:鄭潔塵
     
    從北京開往北戴河的車次看上去不少,沒有想到的是車票卻異常緊俏,提前一周上12306翻看的時候就只剩下寥寥的幾張無座。雖說2個小時多一點點的車程時間并不算多么難熬,可一跟逸凡說起,他就發來了一個怒火沖天掀翻桌子的表情給我,說什么也不愿意讓我一路站著去瞧他,就是三個字:“不可以!”
    且不去和他爭論,偷偷訂下票再說,先是要能成行然后再說其他。這段時間以來,我總是按捺不住心里的要求,無論如何,無論如何,我是一定要找個機會去看看他。真的或者是精誠所至,僅僅隔了一天再去搜,竟然有了一班時間非常合適的快車出現一張余票,手忙腳亂的先退原來訂了的那張站票,謝天謝地拜領了這唯一的一張坐票,這個過程中真的害怕瞬間消失這個小希望,生平最討厭的事莫過于得而復失的懊喪。
     
     
     
    時間是過的飛快,2017年9月11日,送逸凡入伍的那天,與格外燦爛的陽光相比,我的心情百味雜陳,對兒子未來的期待和希望,摻雜著猶豫和不安,就像激流中的兩道主渠,一時間期待和希望更旺,一時間猶豫和不安更盛。盯著他和幾個小戰友嘻嘻哈哈回顧過去展望未來,我除了保持著溫暖的笑容,說不出來一句話。
    都知道孩子大了,肯定會有他自己要獨立去走的路,可做父母的還都希望盡可能的多有機會去送一程,但也僅僅是短程而已,誰也不能陪著他一路下來。孩子能有自己認為是最佳的選擇,我們除了祝福他順利更順利,除了希望他慎重更慎重,也就是能在他方便的時候,再去給他捎上點親情----無論多遠,孩子在心里依舊會有一點屬于家的溫暖的柔軟之地。
    兒子出生在春季。20多年前的那個凌晨,當我聽到產房里第一聲啼哭的時候,真的有一點驚悚和無措的感覺,成為父親,是個面臨著的從未經歷過的角色,很多時候,你對孩子光有愛是不夠的。成長是一件有著萬般頭緒和千差萬別記憶的過程,真的是一言難盡。
    就這樣看著他們六個小伙伴排成一排,遠遠地對父母方向投了一個注視,然后登車而去,分別就這樣瞬間成為現實。即是松了口氣,也是傷了一回神。逸凡后來給我的第一封信中,也描述了這一時刻,從來沒有過的別愁離緒,還有云涌風起而來的對未來軍旅生涯的茫然都匯集在他的心頭。我想,這個經歷中的“閃光點”,恐怕會在他人生經歷中留下永遠不會磨滅的印記。
    時光流逝中,撫育一個孩子,看他成長,在父母記憶里留下的大多數是那些快樂的時光,我現在都非常清晰的記得,出生后的第七天,接他從淮北送到蕭縣奶奶家。那個時候,丁里這邊的路比較近,但路況因為采煤塌陷搞得很差。每到車顛簸一次,我的心就揪一下,馬上就會伸頭看一下襁褓中的娃娃,幸好這小家伙一路酣睡,老老實實安安穩穩不吭一聲,才略略放心。回到蕭縣沒多久,又出現新生兒黃疸,一個多禮拜都不退,非常著急,可又怕增添家人的憂慮而故作鎮定,之后得到高人指點,很簡單的喂了幾只葡萄糖,黃疸迅速褪去,等我下一個周末到家時候,床上躺著一個小白胖子,如是情景,真的是讓人心花怒放。
    一周歲似乎過得很慢,看著小家伙漸漸的漲了本事,這一天會“咯咯咯”笑個不停,那一天會手持小錘拼了命的敲桌子,聽著自己的聲音開心的一塌糊涂,漸漸地不到一周歲就喜歡拿著勺子自己吃雞蛋羹,終于很有意思的是,一周歲生日那天晚上,突然就不用人扶著可以站穩了,沒幾天,院子里就可以看到他踉踉蹌蹌東跑西顛了。
     
     
     
    成長同樣也也是驚心動魄的,因為我們父母的不小心,也讓逸凡經歷了幾次風險。不到兩周歲的一個傍晚,我正在參加一個朋友的婚禮,接到家里電話,兒子摔倒了,而且是后腦著地,現在都能清晰回憶起那個“兵荒馬亂”的夜晚,先是到家里接了孩子直奔礦工醫院,天曉得到了那里被告知CT機壞了,而當時只有濉溪縣還有一臺效果好的CT機,我們立即驅車前往,誰知到了那里,值班醫生又不在崗,聯系來聯系去,終于一路小跑過來,見到我們第一句話就是:先把孩子哄睡著才能做!

    閱讀感言

    所有關于 從軍記的感言
  •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棋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