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閱讀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ktsyd.com】
    當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說 > 正文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時間:2020-10-21 19:41 閱讀:0次   我要投稿   作品點評

     媽

     
    馬河靜
     
    我在前面跑,我爹在后面攆,圍著村子攆了一圈又一圈。村里的人都出來了,像看耍猴一樣。有好心人擋住說:“孩子犯啥法了,你把他往死里打?”    
    我爹說:“眼看快娶媳婦啦,還尿床!”    
    我羞的恨不得鉆進地縫里。那人一聽說我尿床,就拉著長腔“啊——”了一聲。言外之意是:打吧,打吧。    
    我爹夸大事實,那年我才十三歲。聽說我爺十三歲結婚,可那是舊社會的事。我不知道我小時候尿不尿床,反正記事起,由于尿床我在我爹的棍棒之下鬼哭狼嚎到如今。常話說,活人哪能叫尿憋死。可我不會憋尿,也不知道我是活人死人,只覺得生不如死。    
    我爹邊打邊罵:“你咋不去死!”    
    好,死就死,我也不想活了。可我不知道怎樣去死,只好像夾尾巴狗,順著墻根走。我想反正快死的人啦,我也不必要給你憋尿。于是我尿(行)我素,天天晚上灌一肚子紅薯湯,半夜尿它個水淹金山寺,把老法海淹死——我爹就叫法海。    
    我沒有死,我照樣尿,我爹照樣打,太陽照樣升。我也就升到了四年級。    
    這個學期換了個女教師,姓寧。聽說她剛從師范畢業分來的。寧老師長得太漂亮了,跟墻上的畫一樣。
    那天,我穿著少了三個扣子的爛布衫,露著屁股的粗布褲,帶著滿身傷痕滿身騷氣滿眼淚水進了教室。    
    寧老師問我:“誰欺負你了?”我走近她還沒有開口,卻把她熏得手掩鼻子倒退三步。我不敢回答了。    
    她又問:“你,怎么……叫啥?”    
    “尿、壺、蘆——”同學們替我回答了。他們說的是我的外號,還七嘴八舌添油加醋把我的尿床劣跡全部告訴了寧老師。    
    寧老師聽后哈哈大笑,笑得花枝亂顫。笑罷她說:“尿床根本不算什么大事,天下的人都尿過床,我不僅尿床,還在床上拉過屎呢。”    
    這是年輕漂亮的女老師毫無遮攔地當著學生的面說的,驚得同學們目瞪口呆,又低下頭不敢正眼看她。    
    下課了,寧老師把我叫到她的宿舍,說:“脫了,我給你洗一洗,補一補。”    
    我夾著腿,死鱉一樣不吭氣。    
    “脫!”老師生氣了。我扭身想跑。寧老師一把抓住我。    
    我說:“脫,脫了我是光屁股。”    
    寧老師臉騰的一下紅了。片刻,她命令道:“我是你老師。把臉扭過去!”    
    我乖乖地背過身子。寧老師把她的手絹扯了一半,蹲下身子就身補補丁。拳頭大的一個窟窿,她縫了拆,拆了縫,整整大半晌才縫上。寧老師不好意思地說:“嗨,看這長一針短一針的,我沒有做過針線活啊。”我扭頭看了看滿臉流汗的老師,不由得想喊“媽”。    
    可我很小時候就沒有媽了,至今我都不知道叫媽如何發聲。    
    寧老師按著地站起來,遮遮掩掩地說:“你是男生啊,你,晚上用手捏住你那……說不定……或許,少尿點……”我拔腿就跑。這種辦法我早就試過,不管用。    

    閱讀感言

    所有關于的感言
  •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棋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