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閱讀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ktsyd.com】
    當前位置 : > 文章閱讀 > 文章大全 > 正文

    榕樹深褐色的氣根,從樹枝上婆娑垂下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時間:2020-08-30 16:37 閱讀:0次   我要投稿   作品點評

     尋秋 | 作者:莎莉

     
     
    如果在北方,當下秋意是很濃烈的了,白楊樹、槐樹、銀杏被秋風蕩滌得炫黃耀眼。一陣風兒吹過,樹葉嘩嘩落下,樹上、地下匯成了金色的海洋。秋來了,它迎著你走來,你躲都躲不開。
     
    我總想在南方的滿目綠海中尋找秋的影子。花依舊開著,樹木綠盈盈的。身著短衣、短裙的人兒不時在眼前匆匆而過,隱約可見他們額頭上的汗珠。秋,你在哪里?秋分、寒露已過,我卻還在南方的綠意中尋找,尋找那斑斕絢麗的季節。
     
    木棉樹的葉子開始落了。它春季開花時,樹上居然沒有一片綠葉相襯;花開后才長葉,如今厚實的葉子變得稀疏——它是否已經在孕育來年的木棉花紅了呢?冬天光禿的木棉樹也許是南方少見的景觀了吧!
     
    榕樹深褐色的氣根,從樹枝上婆娑垂下。土黃色的成熟葉子慢悠悠從半空飄落。整個榕樹依舊枝繁葉茂。新芽不斷生長,老去的樹葉甘于沉沒;南方的秋,綠仍是主題,草木不懂人間風情,哪管已是深秋。
     
    很多樹,我叫不上名字。樹有百種,葉有百態。我認識的那些樹,許多只能按形狀在心中一一問候它們了。
     
     沿著彎彎曲曲的土山一路尋找秋色。石階上幾片彎如月鉤的葉子,靜靜地躺在那里。土黃的葉片,彎得好看,彎得俊俏,恰似女人額頭上的那彎柳葉眉。
     
    在一片空地上,我發現了一粒粒好似小斗笠一般的硬殼,四周紅中間綠,頂尖儼然已是秋的顏色了。它太小了,小得如黃豆粒大,是花,是籽,我無從知曉。它從高高的樹上跌落,是在回應秋天的召喚嗎?
     
    路邊有一種樹木開著淡紫色花朵,葉子被蟲吞噬將盡,葉面鏤空,獨具匠心。難道秋天的葉子比春夏更肥美,還是蟲子的雕刻技藝在秋季更純熟?這是一葉知秋,還是一蟲雕秋呢?
     
    傍晚時分,我聽不到牛蛙那憨厚低沉的叫聲了。蛐蛐也有一聲沒一聲的吟唱,已然沒有了夏季爭風吃醋般的對唱。南方的秋,是一個沒有小生靈熱情謳歌的秋。
     
    拐過土山,一位六十歲開外的老者坐在亭柱邊吹著曲子: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亭子四周綠樹環抱,粉、紅、白三色的三角梅也在此盛開。他走過大半人生,經歷了春天的朝氣,夏天的豐盈,如今卻獨醉在綠樹鮮花簇擁著的人生之秋里……
     
    夜幕降臨,霓虹燈、路燈閃爍著迷人的光輝。一對小青年的對話從身后傳來:
     
    女的說:”過年不知放幾天假,我們什么時候,才能回家呢?”
     
    男的回答:”要早早買票……給家人帶什么禮物呢?”
     
    春天,他們來到南方打工,夏天,他們在工作中揮灑汗水;現在秋深了,他們又開始了新的祈盼。南方的秋是一個催生希望的季節。
     
     誰說南方沒有秋?

      閱讀感言

      所有關于榕樹深褐色的氣根,從樹枝上婆娑垂下的感言
    •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棋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