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閱讀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ktsyd.com】
    當前位置 : > 文章閱讀 > 文章大全 > 正文

    有人說:“云是沒有故鄉的,但秋卻有家園。”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時間:2020-08-30 16:28 閱讀:0次   我要投稿   作品點評

     【散文】秋憶 | 作者:盧新芳

     
     
    如果說紅葉是秋的顏色,那么果實應該就是秋的味道了。住在高樓林立、車流不息的城市里,即使在秋天,也過得異常落寞。因為小時候生活在大山里的緣故,我記憶中的秋天便多情了起來。
     
    那時候,我天不明就跟著大人們下地搶收成熟了的玉米。穿梭在青紗帳里,“喀喀嚓嚓”用力掰下一個又一個的玉米棒子,小臉憋得通紅,那股勁猶如戰場上正從敵人手里繳獲“鋼槍”的戰士。大人們挑起實踏踏跺起來的兩荊筐玉米棒,桑木扁擔“咯閃”著,發出“吱吱呀呀”的響聲。他們擔著玉米越走越快,有時還會小跑起來,人在兩只荊筐之間小得幾乎看不到了。
     
    夜幕降臨,人們三三兩兩地圍坐在玉米堆旁剝玉米。這活干起來也挺有講究的,每穗玉米要留下三五片葉子,好編成辮子掛起來。嫩玉米棒呢,媽媽就把它們丟在大鐵鍋里煮著。我們這邊干著活,那邊煮玉米的香氣就撲鼻而來。玉米棒剝得差不多的時候,鍋里煮著的玉米也熟了。大家吃著香甜的嫩玉米,仿佛一天的疲憊都消失了。我們家的玉米棒通常是結成辮掛在院里的老槐樹上。槐樹葉子還很濃郁,金黃的玉米用一根鐵絲掛在粗壯的樹枝上,仿佛給樹身披上了金色的鎧甲。
     
     
     
     
     
    那時的秋天,各種果實總是競相掛在枝頭炫耀:柿子像燈籠一樣在枝頭晃蕩;蘋果、山楂好似沒見過世面的山里姑娘,一個個含羞低了頭;芝麻咧開了嘴,你把臉湊過去,用手指猛地一彈,那芝麻粒就“嘭嘭”地跳到了嘴里;正午的大豆不時會從豆莢里炸出來,蹦到你的身上,輕輕嚇你一跳。
     
    秋雨連綿,打豆場上堆放的豆秧下,冒出了一小撮一小撮的黑豆芽和白豆芽兒。秋雨“沙沙”,豆芽兒你擁我擠可著勁兒往上竄。此時,你來到這里,總能欣喜地撿到滿滿一小盆豆芽。
     
    雨后的山坡上,草地里長出了許多黑色的“地衣”,就如給小草披上了雨衣。我們叫它“地圐連”。輕輕把它撿起來,握在手里,你會感到濕濕的、軟軟的。
     
    陰雨天里,老樹根周圍會生出一簇簇的野磨菇,白白胖胖的,像落在地上的云朵,更有那晶瑩剔透的小雨點在上面“滴溜溜”地打著轉兒,一不留神,就從菌傘上滑落了下來。
     
    豆芽兒、地圐連、野磨菇一起放在鐵鍋里燉著,土制的灶臺上熱氣騰騰,香氣彌漫在秋天的雨霧中。
     
     
     
    莊稼收完,就該犁地了。山坡上,一洼洼窄窄的梯田里,傳來了老農們此起彼伏的吆喝聲。牛鞭甩在半空,發出清脆的聲響,牛拉著犁“呼哧呼哧”地埋頭往前走。地耕好了,若是恰好下了場透雨,就趁著墑情,趕緊播種。搖耬的一定是個有眼力的莊稼人,他扶著耬,邊走邊搖,耬發出“咯咯噔噔”的聲音,麥粒順著耬足均勻地種進了土地里。當綠盈盈的麥苗露出地皮時,希望也在農民心里扎下了根。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人們利用犁、耙、耬這些傳統的生產工具,勾勒出了一幅幅豐收的畫面。
     
     有人說:“云是沒有故鄉的,但秋卻有家園。” 我想秋的家園一定是在一個叫做老家的地方,永遠留在了人們的記憶里。

      閱讀感言

      所有關于 有人說:“云是沒有故鄉的,但秋卻有家園。”的感言
    •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棋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