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閱讀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ktsyd.com】
    當前位置 : > 文章閱讀 > 文章大全 > 正文

    那團陰影堆積在眼角,隨著眼球來回移動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時間:2020-08-30 16:26 閱讀:0次   我要投稿   作品點評

     陰影 | 作者:商林溪

     
    那團陰影堆積在眼角,隨著眼球來回移動,仿佛一只黑色的蝴蝶在眼前飛來飛去。
     
    注射在玻璃體內的是純凈的藥水,而我看到的卻是一團陰影。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它容不得一粒沙子,哪怕這粒“沙子”像水一樣清亮、溫柔和純潔。
     
    已經打過兩針的病友說,陰影過兩天就被吸收了。查房的醫生也如是說。我雖感不適,更多的卻是好奇,閑來無事,就翻轉眼球,看著陰影被拋來甩去,就如風兒把烏云吹得飄來蕩去。
     
    這陰影一開始還算老實,聽話地蹲在“墻角”,你不動,它也不動。過了幾天,它就像一個調皮的留守兒童,唯恐你忽略了它,不停地伸胳膊動腿兒,想盡一切辦法引人關注。我心煩意亂,只想盡快打發它走開。
     
    請神容易送神難。這就好比企業高薪引來的人才,上崗之后,發現不是那么回事,再想請人家走,就得動點“歪”心眼了。
     
    而我請來的“陰”神是專門來治“歪”心眼的,哪敢動它一根汗毛?我只能好酒好肉招待著它,低眉順眼地迎合著它了。
     
    別的病友術后一兩天就看不見陰影了,為什么過了十天之久,眼里的陰影還沒有消失呢?難道我的病情比別人嚴重嗎?或者是手術發生了意外?我坐臥不寧,心情亦愈發沉重。低落的情緒似密布的烏云一團一團地遮住了天空。
     
    真相揭開之前,事情往往越描越黑;疑問越大,陰影散開的面積也越大。情郁于中,自然發之于外。我愁眉不展,夜里也開始做噩夢了。于是,秋網上咨詢了主治醫生,得到的答復是:眼里注射的是兩種藥水,有一種吸收較慢,視力如果沒有下降,按約定的日期復診即可。
     
    在求證心理的作用下,我開始關注自己的視力變化。望遠景,看近物,時刻還要留意眼前陰影的大小變化。視力時好時壞,看近物時清楚,望遠景則模糊,讓人一時難以判斷真偽。陰影變得愈發輕盈,猶如跳動的精靈在眼前翩翩起舞。
     
    已經二十余天了,陰影依然死皮賴臉地呆在那里,雖然顏色比以前清淡了許多。莫非密度變小之后,陰影才會如此靈動、輕盈?不知不覺之中,難道陰影已被我“蠶食”了嗎?如此看來,現在的輕歌曼舞,不過是它垂死之前的掙扎罷了。這樣想來,我頓覺輕松了一些。
     
    日子一天天在陰影中度過。晴天,我戴上墨鏡,火辣辣的太陽呈現出了其溫柔嫵媚的一面,它笑盈盈地俯視著大地,金色的光芒在我臉上來回摩挲;陰天呢,被眼鏡遮擋的陰暗面變成了一團黑,仿佛人世間根本不存在丑惡面一樣。墨鏡和其他外物一樣輕易就影響了人們的心情,而心中的陰影折射出來的又是什么呢?人們的情緒變化究竟是誰掌控的呢?
     
    一個月后復診,檢查結果比預想得好。陰影此時薄如蟬翼、淡如青煙,已不能稱作“陰影”了。它一天一個樣,宛如草尖上那一層晶瑩剔透的薄霜,只等太陽出來,它便遁去了。
     
    我好似一匹負重的馬兒,終于爬上了高坡,卸下了千斤重擔,回首望了望來時的路,一聲嘶鳴,便遠去了。
     
    如果說社會是個大染缸,那么醫院則是凈化人們心靈的地方。不管你位高權重,還是人微言輕,醫院輕而易舉便還你本來面目。善良和柔弱的人性之美彌漫在醫院的每個角落。
     
    白大姐是山西省五臺縣人,她與我的病癥一樣。當她輕描淡寫地告訴我,兩年之內,她已打了二十針,花費十余萬元的時候,我一下子懵了,心中像壓了一塊巨石,堵得人喘不過氣來。

    閱讀感言

    所有關于那團陰影堆積在眼角,隨著眼球來回移動的感言
  •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棋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