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閱讀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ktsyd.com】
    當前位置 : > 文章閱讀 > 文章大全 > 正文

    二村那些事(外兩篇)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時間:2020-08-29 08:28 閱讀:0次   我要投稿   作品點評

     二村那些事(外兩篇)

    作者:侯晨軼
     
    這是槎浦河以南,虞姬墩路以北偏東,曹安路八號橋以西的一片居民區。小區建于九十年代中期,與現在的一些什么豪庭什么苑相比,算是老公房了。但比起彭浦、曹楊、田林、曲陽這些,江橋二村的房齡絕對只能算小阿弟。
    二村居民的班底,來自普陀區朱家灣。鄰里之間很多都是幾十年的老相識。1995年,朱家灣地塊被規劃打造成步行街。當居民們猜測會被遷至桃浦還是張廟時,動遷組入駐了,答案隨即揭曉:一刀切----去江橋。那時我剛上初中預備班,年紀不大,但腦袋瓜子是活絡的。帶“橋”字的地名,一聽,我就知道不是一般的遠,譬如松江新橋、閔行馬橋、浦東高橋、奉賢南橋、南匯康橋,都是“橋字輩”,都相當偏遠。居民中間分兩派,一派是乖派,另一派是逆派。越早搬離,動遷獎勵費越多。乖派把這筆錢看得頗重,十分配合動遷組,爭取盡早搬離,把獎勵費入袋為安。逆派堅信不搏不精彩,與動遷組討價還價,斗智斗勇,不達目的不罷休,誓頑斗到底。過了很多年,據說,吃得牢動遷組、熬得住歲月、守得住過渡房的那一小撮人,后來確實等來了比江橋地段略好一些的房子,在陽光威尼斯小區一帶安了家。而除此之外的絕大多數,都搬來了江橋二村(下文均稱“二村”)。  
    我家是1996年9月8日入住新房的。剛來的時候,周邊交通極不發達,去市區全靠曹江線、北安線和860路這三部公交車,且線路基本是重疊的。小區里有些婆婆媽媽為省幾毛錢車費(票價為多級制),跑到一公里外的機械廠車站去乘車,當屬一景,今日鮮見。
    婆婆媽媽的隊伍里有這么一位----身材矮胖,戴副眼鏡。我背后管她叫“韓紅”,因為形似。“韓紅”在我舊居隔壁的公用電話間里當過一段時間的傳呼電話員。傳呼電話員管一整條弄堂,包括數條支弄。誰家親眷“走”了,哪個小姑娘的男朋友來電話了……都要靠他們的腿和嘴去傳遞。有些靠傳呼無法達意的內容,也要靠他們跑一趟,把人叫來回電。
    我家和祖國的通信事業一直有緣:我出生的那家產科醫院(現已遷址)隔壁,是如今的中國移動上海公司總部;我的舊居隔壁是公用電話間。在未裝家庭固話的年代,我家享受比別人多得多的通話便利。“韓紅”頭一伸,便能傳呼到我家。她伸個頭喊幾聲,可以賺三毛錢。跑到弄堂底去叫居民聽電話,也是三毛。相比之下,可以見得賺我家的鈔票是多么容易。
    老吳是“韓紅”的丈夫,從鐵路食堂退休。這個男人,我爸稱其為“豆制品代言人”。他是小區附近兩家大賣場的常客,但買來買去,總看到他手里拎的盡是些豆制品。什么薄百頁咯,內酯豆腐咯,素雞咯......有時也喜歡買幾根油條,買幾只高莊饅頭。搬來二村后,過了幾年,街坊鄰里們都看到“韓紅”和“青面孔”的兒子常同進出小區,“韓紅”可能是嫌棄老吳了。
    “青面孔”是朱家灣弄堂里的一老太太,沒福氣,在動遷前就已去往另一個世界。因臉上有一塊青色胎記,故而大家都曾管她叫“青面孔”。習慣成自然,叫得多了,也就未覺不妥。生前,她自己也常脫口而出:我“青面孔”做事如何如何…….仨字反而成了她的招牌,派頭不亞于滑稽戲里綠楊老師扮演的經典角色:二房東。“青面孔”的兒子(下文稱“老青”)如今人到中年,上了年紀,個頭倒一點也不縮。怪不得“韓紅”勾搭他。比起老吳的身材,前者相當于鐘南山,后者只能比作武大郎。老青和“韓紅”約會最多的地點是小區附近的沈堅強游泳館。我爸說:他倆就是在那兒“鴛鴦戲水”時互搭上的。我在想:看來,兩“池”最易出“花頭”,一是舞池,二是泳池。

    閱讀感言

    所有關于 二村那些事(外兩篇)的感言
  •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棋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