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閱讀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ktsyd.com】
    當前位置 : > 愛情美文 > 愛情故事 > 正文

    空中愛情

    雪心的空間作者:雪心(雪心雨心) [我的文集]
    來源:美文亭 時間:2014-09-28 14:00 閱讀:3315次   我要投稿   作品點評

    我和萬克的相遇是偶然也是必然。

    就是那棵濃密的垂柳下,剛過完27歲生日的我,留著15歲年齡的學生頭,獨自一人坐在護城河的堤岸上,感受著黃昏悄悄走來。看著最后一抹夕陽浸染著微波粼粼的水面,深深淺淺的悲歡,長長短短的思緒總會在心和水融為一體的波紋上浮動。

    常人很難相信,一個長相氣質都稱上優的女人,年過27歲還未曾戀愛過,但事實往往就是這樣。我在艱難的生命路程中,固守著女人的那份清白,在尚缺文明低文化的環境中,憑著自己的毅力考入名校,從一名鄉村行業青年跨躍成為大齡女研究生。其間耳聞目睹了太多親友在愛情上的喜喜悲悲,對愛情有種可望而不想及之感。自我封閉太久,時不時有想見日光,無所顧及地愛一場的沖動。就是在對愛情迷惑著懷疑著又渴望著的時候,就在正做著水里霧里飛動的夢時,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水霧中,堅毅臉上的粗獷、沉穩在水波中似靜似動,沖擊著我緊閉的感情房門。我席卷般地跌入夢里夢外的狹縫里。就在夕陽光線隱藏殆盡,水波中的影子完全消失后,我才從恍惚的失落中驚醒,想到自己多年的渴望和形只影單的孤寂,眼中的水霧籠罩而來,極大的悲哀升騰著。我控制住自己奔突的情緒,搖搖頭站起身意欲離開,高大的身影真真實實地竟在面前,剛勁、執著的臉上粗獷中不失細膩,淺顯不乏深厚。心事被人窺視的羞澀讓我窘在那里不知所從,眼睛不自在地投向河面,垂柳遮住了我的視線,細長的葉子正在三月的和風下輕輕地搖動。

    “小姐,你好!你也……”他手機的音樂聲使他的話語嘎然而止,我的目光快速從垂柳上移向他,沉穩得讓臉上沒有流露出來電的任何匿端。“認識你真好!”他沒有再看我,扔下一句話擦肩匆匆離去。我沒有動,腦海空白了片刻快速回頭,那高大的身影早已消失人流……

    回到住宿,我仿佛在水里溺了很久般地精疲力盡,用被子蒙著頭徹徹底底地大睡一場后已是又一天的上午,拿著厚厚的書走出宿舍,腳踏在堅實的地磚上,感受著暖暖的太陽照射著,我感到又找回了原先的自己,昨天的一刻好像一個美麗的手勢,一揮而過,我是和我的夢境擦身而過。

    當我踏著夕陽慣性地拿著書邁向護城河的柳樹旁時,突發的抵制情緒使我拉回了腳步。接下來的幾日,在住宿的床上,聽著從音樂房里傳出的或順暢或雜亂或優美或震耳的聲音來打發沉悶的黃昏,但心中越壓抑越膨脹的渴望使還是在第三個黃昏奔向柳樹。四周沒有那個身影,除了陌生的穿梭的人群。我坐在原先的位置,以原先的姿態靜守著夕陽在河面上的最后一抹,但他沒有出現。我不想用百事纏身之類的客觀因素慰藉自己。我只相信自己的多情和善感。一個陌生人對一個神經質女子的隨口一聲問候,我卻輾轉難眠,日思萬想。

    以后的日日,我如往常一樣在柳樹旁看書,心境就要平靜如初時,叩擊心靈的腳步聲由遠而近。我的目光定格在書頁上一動不動,能感受到他停在身邊注視我的頗有深意的目光,直到我脖子僵硬而且實在也強制不住時才抬頭。他迅速移開目光。我掃了他一眼,風塵仆仆的樣子,胡子拉長而有倦色。“你好!能陪我走走嗎?”而此時我無因由地把信賴完全托付給一面之交的陌生人,合上書站起陪他慢慢地走著。他許久才打破沉默:“謝謝你陪我。”“我也是。”他笑了,發自內心深處的清澈的笑。我也笑了,久違的輕快和生而為人的清爽蕩漾周身。“你好像遠道而來?”“一直在這個城市,只是剛出差歸來。”“讓我猜猜你的職業。”此話一出,我頓感失語。他的目光閃爍著反問:“你很在乎?”“不……我只是順口而出。”

    我和他慢慢走進繁華地段的陌生人群里,聽著真切的繁雜人聲,唐突覺得自己顯得是如此地傻氣和可笑。看看身邊的夢中的影子,我是該趕走夢境了。就在思考著如何找借口離開時,他停下腳步。“陪我進理發店好嗎?我想讓自己煥然一新。”“我……”“你應該相信我,不從別的,但從那份感覺。”我隨他進入了就近的中檔理發店,呆坐在凳子上望著門外出神。他很有耐心,讓理發師精心地為他修剪著。紫子從人群中走來,我像抓住救命草般地大喊紫,并快步跑向她,壓低聲音告訴他剛剛發生的事,她“噗嗤”笑了,摸摸我的臉說:“都這么大的人了,還白日做夢般地懷春。小心步入狼口,還不快隨我逃!”不分三七二十一,她拉著我鉆進熙攘的人群。回到宿舍,我的奇遇成了室友的笑料,我也很是羞恥。家教時間快到了,要盡力的,要盡力的,生活費全靠這了。想到剛剛的遭遇,心又為自己擔憂著。家教是紫介紹的她遠房表哥。我拉著紫陪同去。紫子爽快地說:“我正要看看胖胖這小家伙,我就舍命陪君子吧,和你去一趟,其實呢?你是不用怕的,如果有什么不祥的兆頭,你應該想到我表哥,他可是公安局的副局長。”我是真的沒有可恐懼的,想到大偉,心里就倍感踏實,他是個好男人,這世上為數不多的好男人。有責任心,重感情,正直,誠實。可惜好男人往往不幸運,妻子拋下他和兒子急病而去。我初見他是在客廳的沙發上,正沉悶地吸著煙,看見我和紫來,沒多留意我們也不讓座,干脆利索地交代了他要兒子成績的目標,并再三申明收入有限,就一小時30元錢。此教來之不易,我沒討價還價,就爽快地在這兒干起來。隨著結觸的增多,胖胖的成績有所提高,他對我注意并關注起來。我很欣喜這份關注,畢竟是能力得到認可的一種滿足。

    我和紫坐公車到大偉家,路過那個理發店,我下意識地注視,還沒看清公共汽車已一晃而過。

    胖胖為我開的門,看見我倆興奮得不得了。“阿姨老師,今天是爸爸的生日,我們正等你呢。爸爸要打電話的,我說你一定來,你果真來了。”“胖胖,看到阿姨老師,看不到小姨我呀。”

    我們度過一個很愉快的夜晚,愛的氛圍和親情讓我倍感形只影單。就是那晚,我極想有一個歸宿,一份完整的感情,我能看出大偉也很快樂很滿足。祝賀完生日,紫拉著胖胖借故走開。屋里陷入沉靜,偉把煙拿到手又放下,雙手不自在地擺動著。我靜靜地期待著,我想如果他說出愛我向我求婚之類的話,我當時一定會接受,可是他沒有,只是反復囑咐我多注意身體,把這兒視為自己的家,多來吃飯多來玩,他和胖胖都很歡迎之類的話。我的心從浪漫的幻想中收回,我也以平淡的語氣囑咐他多愛惜自己,多關心胖胖,不要只顧工作。既而我們順理成章地談胖胖,夜越來越深,涼氣透過門縫鉆過來,我不禁打個寒噤,他從里間拿出外衣為我披上,男性的溫暖氣息包圍著我,可理智告訴我該告辭了。敲胖胖的房門,紫沒聽見般,倒是胖胖的聲音傳來。“阿姨老師,小姨說她在這兒陪我一夜。”我默默地看身邊的偉。”“我送你回去。”

    深夜的車輛很少了,發出低弱的疲憊的聲音。我斜靠在車座上,在車內低緩的鋼琴曲里,心抽空地清幽。大偉緩緩地說:“我一直認為,細水才能長流,我不知道你怎么看待感情。”“轟轟烈烈和淡如流水之間我還沒有過濾過。太熱了會燒,太淡了會涼。真愛也許是沒有形式的。關鍵是用心度吧。”車內長時間地進入靜靜。

    車在校門口停了車,我沒讓他送,只想在寬廣的校園里,獨自一人走這一小段路,經歷一天的東西,腦子塞得滿滿的。我需要梳理。要穿過白樺樹,聽著清寂的聲音,我驚恐地加快了腳步,所幸有驚無險,到宿舍門口才長長地松口氣。她們都已步入夢鄉,我輕輕地開門又輕鎖上,沖個熱水澡拉滅燈爬上床。打開的窗戶竟沒關。我欲關,窗外昏暗的燈光下,不經意地一瞥,高大的身影和他瘦長的影子成了直角,胡子沒了,少了一份粗野多了一份文雅。我的魂魄久久難定,疲憊和睡意頓消,緊盯著他徘徊點煙,再徘徊再點煙……

    天剛蒙蒙亮,他走向學校的門口。我緊隨著他,見他打個電話不久,一輛車停在他面前,他上車后車駛向工業區,我坐進出租車緊跟著,車在經理大廈停下,他下車進入大樓。我心虛地返回學校。車是行駛著,我仿佛是穿越暴風雨之前的迷霧,恍惚到生活正飛如行駛的車輛,急速地發生著變化。

    此后,我沒再去護城河,我是在冥冥地抗拒著什么。我固守著我的生活軌跡,上課下課,幫胖胖補課,他的身影沒再出現,或許我沒有發現。

    剛步入校園導師就很看重我,說我在文學上是難得的一個好苗子,但也要多體驗生活,多接觸朋友,不僅文學界,包括各行各業,也就在他的推薦下,我認識了很多人。又是周日,我正在宿舍里涂涂畫畫。導師來找我,說有個嘉賓要介紹給我,我欣然前往,在導師的書房里,他赫然端坐在椅子上。導師看看我,又看看他。“你們認識?”“兩面之交。不知貴姓。”“我就此介紹,這是我的得意弟子——劉果果,這是我中學同窗好友的弟弟李萬克。”“你好吧?”“還好。”我的聲音無論如何高不起來。導師注意到我的不自然,關切地問:“不舒服?”“有點兒,你們先聊,我回宿舍休息一會兒再來。”“不必了。”

    我躺在沒一人的宿舍還沒梳理好心緒,敲門聲響起。”“請進。”萬克出現門口,我沒有過多意外地壓制住甜的暖流。嘴張了張,終于沒吐出一言。“如果方便,我想請你吃頓飯,我相信你的不舒服會在這頓飯后減輕。”順從的天性此時此刻完全現形,雖然我沒言語,他已看出我的應許。“我在校門口等你。”

    他站在清晨的那輛車旁正等我。看見我,很有風度地打開車門。我享受著他的體貼,沒有不自然之感。車啟動后,沒問我去哪兒,自顧駛向他的目的地。我忽然有被人牽制的感覺,語氣中不免有了刺意。“你是不是生活中都是這樣自作主張。”“我也要說,我很不喜歡有人怕我是騙子偷偷溜掉,偷看我在夜里徘徊并尾隨我。”

    無處循形的窘迫讓我無地自容,他沒看到般地接著說:“你明不明白,一個女子對男子的逃避恰恰證明她要愛上他的表現。”“你真是自作多情。”我的自尊緊緊護衛著我,可又找不出保護自己的語言。摔出一句話后,臉紅了白,白了紅,長時的沉默讓他的目光脫離反光鏡投向我。“對不起,也許我有些魯莽。正式征求你的意見。請問你想吃什么?到哪個餐廳?”

    我承認,我和他共度了一頓愉快的美餐。我對他深深的好感仿佛建立在千萬前的相識相知般在這餐飯中加強,對他僅存的一點戒心就此消除,不僅此,我發覺我的身心,我的思維都被他的言談舉止塞得滿滿的。

    晚飯后,我正要為胖胖補課,手機響起,是萬克。他說他就在校門口。心中的磁場讓我急急地跑向他,看見對方,彼此都藏匿不住喜悅。夜幕已經降臨了,月亮還沒有明亮,燈也沒有次第大亮。兩米之離讓我看他很模糊,但溫柔的愛意包圍著我。我陶醉在彼此的對視里,他忽地走過來緊緊地擁抱著我,真切的夢境般的溫暖讓我想流淚,我聽到彼此激烈的心跳聲合二為一。就在那一瞬間,我發現自己真的愛上了他,愛上了一個我一無所知的男人。他把臉緊貼在我臉上低語著:“多陪陪我吧,我從來沒有和一個女子有這種感覺。”

    我們會成為匆匆過客嗎?面對冥冥不可知的未來。但我向來是注重結果的人,心莫名地被烙疼一下。我掙脫他。“萬克,我要去補課的。”“為了錢?”“是的,我的生活費要靠這的。我來自農村。”“把時間留給我,你需要的我會給你。”“不行的。我沒有理由不給胖胖補課,現在不僅僅為了我剛才所說的,更為了我們之間建立的感情。”“難道我的感情不足以彌補那些微不足道的欠缺。”“性質完全不同。”他久久地沒有出聲,我從他的表情中看出他的失落,我的心悵然著,他強作歡顏地說:“我送你。”

    遠遠地,看見大偉正在門口轉悠,一臉的焦急和擔憂,我忽然有隱隱的歉意,我讓萬克就此停下車,他與我同時看到大偉,我的神情細微變化他盡收眼底。我略帶命令的停車要求他沒有聽見般徑直在偉的面前停下,不等我反應過來,他已下車為我打開車門,我盡量客氣地下車向他說聲:“謝謝。”沒多看他一眼,徑直走向大偉,大偉的沉穩沒有使他流露心跡,只是用極淡的語氣說:“果果,我等你很久了。”“對不起,耽擱了。”

    在為胖胖補習課的間隙,我發現大偉一直坐在沙發上默默地吸煙,樓下一直不肯離去的萬克也一直默默地吸著煙,我跑進洗手間給他發短信,讓他不要再等我。補習結束,他仍沒有離去,大偉要我留下陪胖胖一晚,或送我回去。我遙遙頭,感情的天平還是傾向萬克,臨下樓前,我吞吞吐吐地說出我的意圖:“也許……我暫時不來了,不要遷就胖胖非要我補課的胡鬧,盡快為他再找老師。”大偉停了停問:“你和他怎么認識的?”“偶然相遇過兩次,前不久在導師家正式相識。”“他和導師什么關系?”“中學同學的弟弟。”“你怎么像審犯人,我走了。”不及他答話,我已走出。

    就在我邁出房門的剎那,他的聲音又從屋內傳來:“他叫什么?”“萬克!”我已顯出不耐煩,能感受到他陷入職業性的沉思。我不想再理他,快步下樓,萬克看到獨自一人下樓的我,臉上顯現出自我被注重的喜悅,他柔柔地牽住我的手,我掙脫走向車……

    車里一直默無一言,他把車開得很快, 校門口的緊急剎車使我瞬間的頭暈身搖,不等他為我開門,自己打開自顧要回宿舍,他快速地拉住我:“對不起。”“你太過分了!”

    再也不能如往日一樣地上課了,萬克的電話呼叫敲擊著我的心臟,我的思維不再為我存在,想對他抗拒,卻時時地接受,不想付出,卻無形地已付出很多。

    我們相愛了,他沒有表達過愛我之類的甜言,所有的愛都見證在行動上,他不能到,會有人準時地為我送來每日三餐,我的衣服他不予征求意見地買了大堆小堆,我從未想過擁有的手飾,他拉著我不計價格地買來……一個小頭疼,強拉我去醫院檢查,打針吃藥補養,不讓我上課,不讓我下床,不讓我摸飯碗,穿厚了問我熱不熱,穿薄了又問我冷不冷。我仿佛是一個不能自理不知冷暖的孩子,他要小心呵護才不至于出問題。有一天我終于大叫起來:“萬克,你是在用愛軟禁我!扼殺我!這樣下去你會溺死我,愛我就打開你的籠子,給我愛的自由。”

    他驚愕地看我許久,把我摟緊懷里喃喃地說:“原諒我,我真的很珍惜我們在一起的分分妙妙,我怕隨時見不到你。”“怎么可能呢。”他發自內心深處的震顫讓我的心隱隱地痛著,我抬起頭盯著他的臉,我們第一次相挨如此近地注視對方,在我,是愛的升騰。他火熱的渴望撞擊著我的肺腑,他把我摟得越來越緊。被褻瀆的不和諧的調音在我感覺中嗡響著,我狠勁推開他,他頓感到自己的失態,松開我跑出……

    一個小時,二個小時,三個小時,還沒回來,我急了,不停地打手機,關機還是關機,就在我心急如焚地要下樓時,房門有開鎖的聲音,他既而跌跌撞撞地過來,我跑上伸手扶他,他握緊我的雙手放在胸前:“我做的一切都是因為愛你,想多給你我現有的……其實,你該問問我的工作……”他突地大腦清醒般地就此而止,塵封心底的片片陰云飄出來,心被敏感搞得忽上忽下。“你喝醉了,我扶你上床休息。”我用力把他扶進臥室,他順從了我,躺在床上安安靜靜地進入熟睡狀態,我為他拉滅燈悄悄走出,關門的剎那,恍然自己其實和他隔著一道門,抓緊這一閃念,提筆寫下:”給我留一段時間好好復習功課。要考試了。”怕自己反悔地快步跑出……

    接連兩個星期,萬克沒有音信,這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其間,我獨自一人看了大海,在樓頂看了朝霞和夕陽。和許久沒聯系的親友聯絡、相聚。這個星期天的上午,我早早地敲響大偉家的門,胖胖開門看見我,鼻子一酸,撲進我懷里哭起來。幾個月的光景,“胖胖”竟成了“瘦瘦”。“爸爸呢?”“自從你不來后,他整天忙,單位辦案,回來還是辦案,不讓我打攪他,也不管我的學習,就是飯也顧不得給我做,常常饑一頓飽一頓的。”我下樓到菜市場為胖胖買些愛吃的菜,做好看他狼吞虎咽地吃完,拿起課本為他精心輔導。大偉一直沒回來,我和胖胖共吃午飯時,小家伙突然問我:“你為什么這么久不來,是不是不喜歡我和爸爸,喜歡上別人了。”“傻小子,我永遠喜歡你和爸爸,這不是來了嗎?”

    在這個熟悉的家庭里,我又有找回自己的感覺。午飯后,胖胖睡午覺,我洗刷完禍碗,透過窗戶看看陰霾的天,云很黑很厚,是要快下雨了。我和萬克的愛經過一個夏季了,如今秋已到來,由于天的多變,涼意已明顯。大偉還沒回來,在忙什么呢?想到此,心血來潮地走進他沒有鎖的臥室。床上的被子很整齊,有許久沒動的跡象,沙發上有一雙被子,沒有折疊。我走過去疊好,又向凌亂的書桌走去,一本舊雜志和兩張舊報紙吸引住我的視線,雜志正打開著,上面大大的黑白照片和“通輯令”三個字刺進我的眼睛,那年輕的稚氣的臉,粗野的線條上寫著倔強。這不是萬克!不是的!可雕刻于心的面龐實實在在地就在眼前,霹靂在頭部轟隆隆著,頭腦一片空白,我強迫自己正常的思維。那是十多年前的雜志,沒有寫出罪因,我快速地打開報紙,是離此城千里外的一個小城的晚報,萬克的照片又跳出來,醒目的題目一眼明了內容“沖發一怒為玩笑,舉刀殺人畏潛逃。”另一張報紙是本市的早報。“要帳大打出手,民營企業家重傷住院。”我不想看了內容,把它們原地放好,又散亂開沙發上的被子,關上他臥室的門跪坐在地上……

    外面不知何時落起了飄潑大雨,夜是一點點地降臨了。胖胖早已睡覺,我斜靠在客廳的沙發上,瞪著靜止的燈光出神,心一次次地絞痛著,神經過敏地捕捉外面一絲一毫的響動,門終于震耳欲聾般地響了,大偉渾身濕淋淋地站在門口。“果果,你來了。”這個從來不流露感情,不送花,不去學校的男人,看見他期待的女子露出孩子般的笑。“你一整天沒回來。”“我最近很忙。”他忽閃開眼神。“公事還是私事?”我明知故問。“公私兼有。你等我一會兒,我先洗個熱水澡。”

    我來到了窗前,黑夜中雨的“嘩嘩”聲明顯減弱了,天籟的聲音像一副鎮靜劑,我靜靜地站著,忘了身內身外燎心燎人的一切,讓自己溶入大自然的語聲中,厚厚的東西包裹我時,我才感覺大偉不知何時已站在身后為我第二次披上他的厚衣,我強忍住不爭氣的淚,萬克從沒有過這樣,那是夏季的雨夜,天很涼,他載我到大商店,為我買衣服……“果果,你再等會我,我下去買些夜宵。”

    我味同嚼蠟,他吃得也很勉強,終于他問了:“和他鬧別扭了?”“還好。我只是感到這份愛太多,太滿,太重。我想找回自己。”“你真的愛上他了。”“也許是吧。”“超過對我的這份情義?”“兩種感情不能簡單地用正號和負號來表示,我對你的感情是淵源流長的純粹的猶如親人般的愛。對萬克,帶有很多夢幻的色彩,仿佛是多年生活中未有的白馬王子的形象。我有幸觸摸我的夢幻,我無法不義無反顧,結果有可能很慘重,心可能會碎裂。大偉,你把你的愛和他的摻和一起再分開該多好。”“我所能做的就是避免你少受傷害,你有時候不是有宿命論嗎?該來的遲早會來,該去的終究要去。”

    我的心驚濤駭浪后平緩下來。不和萬克相見的日子還在持續,失神和空虛日日加深。這天我拜訪了導師,他正在書堆里潛心研讀,超然物外的神情讓我望塵莫及。看到我很是開心。“面色不佳。和萬克吵架了?”“沒有……導師,我想和你聊聊萬克。”“我可所知不多,全是多年前的印象,他才十多歲,淘氣、頑劣,愛走極端。不過時間會使人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從我上大學后再沒有見面,也沒有音信,就在你來見他的那天我們才又見面。”“他突然為何拜訪你?”“他哥介紹來的,還不是因為接近你?對他現在還不信任?”“不是,我只想側面多了解他,用心對他。”“難得!難得呀!”

    真正愛上一個人,一切的條件都成了粉飾,都可以忽略為零。這些日子,我透徹地知道萬克對我的溺愛含有太多的深情。他是在珍惜這有可能明天就要終結的幸福呀!而我把它看成束縛、累贅,我是該結束雙方的煎熬了。我按響他的手機,他的聲音很沙啞。“果果,我正要給你打電話。明天我要出差。想見你。”

    又是黃昏,又是我站過的原地,他的車已停在老地方,小別重見的狂喜讓我小跑著奔向他,他長長的胡子和頭發讓我心疼,伏在他寬大的胸懷里,體味著愛的暖流,幸福稍從即失的恐懼緊緊攥住我,緊縮的心和放縱的淚一齊發作……

    以后每天的至重就是關注廣東電視臺的新聞,買廣州的報紙。一天,兩天,三天,四天……他的手機號終于在我的手機里顯現,平安的聲音傳來,他說他就在歸來的飛機上,20分鐘后就到。我直奔機場,路過報紙亭,潛意識的不安讓我中斷前行,買來廣州晚報。“市長弟弟被殺,市長親自過問,有人發現兇手中有一人身高馬大,胳膊上有重傷……”我頓時嘴唇發紫,心跳加速,腳下不穩地灘坐在地上,激烈的顫抖把報紙抖落在地……

    我沒有準時接他,他打來電話問我在哪兒,我說頭痛欲裂,在立交橋下。十分鐘后,他火速趕來,胳膊上有厚厚的繃帶,不愿證實,偏偏證實,我的淚肆意流下。他把我迅速抱進車,沒有注意我手里的報紙,車里有陌生的司機,還有兩個陌生的男人,一個個面色冰冷,兩眼不停地掃視四周。“我出點事,跟我出國吧?”“萬克,求求你,自首吧!”他吃驚地盯著我,為我擦淚的手定格在那兒。“你……”我把報示意一下,開車的停下車,他們都圍過去看報紙。在萬克的吩咐下,一個人下車去了銀行,另一人去機場,我能感受到他從未有過的震驚和恐懼。“果果,我們本不想殺人,只想軟硬兼施地讓他付還欠款,可事情沒在我們的意料之中。”我只感到心虛氣短,面色蒼白。“我并不是要隱瞞你我的所作所為,我只想捕捉住這短暫的快樂……”“你第幾次失手殺人?”“第二次。第一次是很多年了,我還很年輕,血氣方剛,為了一句‘我比你強’失手殺人……”“為什么?為什么?這么多年你為什么不改變自己?”“日益和那些偷盜在一起,不知覺地混入黑道……”

    我這粒小小的沙子真的太累了,再也無力控制自己,任它慢慢地下沉,下沉……

    醒來知道自己在醫院里,一切的一切清晰就在眼前。 是白天,陽光亮亮地照著。旁邊的桌子上有萬克的外衣,那是我偎依過無數次的外衣,依稀殘留著我的淚痕。大偉俯在床沿正沉睡,為我守候得太久了,太疲憊了吧?也許,我生命的狂風暴雨連同其中的溫情是到結束的時刻了。良久,我輕輕地搖醒大偉。他很驚喜,對我異手尋常的平靜也比較滿意。“告訴我,萬克怎么樣了?”“就在這間房里,他……”

    我沒有再追問,超負荷的累和痛又讓我閉上眼睛,清清的淚從眼角滑落……

    相關專題:愛情 空中 聲音 感情

      閱讀感言

      所有關于空中愛情的感言
      • 安卓客戶端 2014-09-28 評論

        good

      • 櫻花、飄絮了 2014-09-30 評論

        頂一下,推薦閱讀~

      • smileagain 2014-10-02 評論

        好感人啊!是真的嗎?作者真經歷過這事嗎?

      • 幽雨 2015-08-21 評論

        頂一下,推薦閱讀~

    •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棋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