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閱讀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ktsyd.com】
    當前位置 : > 愛情美文 > 愛情故事 > 正文

    勇氣

    夢里夢到醒不來的夢的空間作者:夢里夢到醒不來的夢 [我的文集]
    來源:美文亭 時間:2014-09-11 10:20 閱讀:3488次   我要投稿   作品點評

    我叫隆冬,我出生的那天是冬季里最寒冷的一天,雪花像層層疊疊的羽毛漫天飛揚,堆積染白了村莊的每一寸角落,接生婆婆把我抱到母親懷里,母親在看了一眼窗外雪白的世界后決定為我起名叫隆冬。

    隆冬是個寒冷的時間,每一年的這天母親都會在屋里燃很多的煤炭,企圖用火焰的熱度對抗窗外無止休的嚴寒。我把自己包裹在被子里面,手掌用力揉搓冰涼的雙腳,可是無論我怎樣也還是感覺寒冷,每晚睡覺母親都會把我的腳掌抱在懷里溫暖,貼近母親的懷里,因為我的身體就和我的名字一樣寒冷。

    我是一個讓人傷心的孩子,因為我是一個病孩子。從出生之后身體就一直很差,這些年來亦是大病小病不斷,母親帶我去城里面大醫院檢查,檢查結果發現我有先天性心臟缺陷,即使手術,也許依舊活不過二十歲。 回家的路上母親終于忍不住抱住我哭泣,我用小小的手掌擦干母親臉上的淚水,告訴母親即使只能活到二十歲,我也會快樂的。母親點頭,對我說,隆冬,你要堅強。

    母親是美麗的女子,只是一直隱忍,我不知道我的父親是誰,村子里的孩子都有爸爸,他們騎在父親的肩膀上面玩耍,他們的母親在一旁笑罵,臉上都是幸福的模樣,我很羨慕。于是在某一天當我問起我的父親時我便看見母親眼里撲簌不止的淚水,抱著我的身子顫抖,在那以后我再也不問關于父親的任何事,仿佛我只是母親一個人的孩子。

    因為身體的原因母親一直不讓我出門和別的孩子玩耍,村子里父母也不讓他們的孩子來找我,我沒有父親,母親亦缺少男人保護,受人指指點點是常有的事情,好在母親并不在乎。 她只是對我說,隆冬,你學習自己照顧自己,你其實不比任何孩子差。 我點頭。

    母親一直是個優雅的女子,即使在這個到處充滿泥濘和貧窮的地方也依然無法掩埋她的優雅。她在家里栽種蘭花,白色的花瓣,一小朵一小朵散發好聞的氣味,泡曬干的菊花茶水,下雨天教我念‘梅子夜雨,黃昏初皺’,夏天裁剪細細的麻絲窗簾,穿干凈妥帖的蕾絲襯衫,為我梳凈雅的花苞頭。閑暇富余亦會帶我去干凈的餐廳吃飯,我愛吃甜食,母親便會在餐后為我點一份灑滿粉白色粒子的提拉米蘇,她靠在椅子上嫻靜的等待。母親年輕,那時尚不過二十九,年華正好,工作的紡布廠里有不少人表示過不在意還有孩子,愿意與她白首,只是母親心里有放不下的執念,所以一直不曾答應。七歲的時候母親準備讓我上學,夜里縫制書包,上面有秀美的蘭花,早上吃完飯騎車送我到學校門口,撫摸我的頭說,隆冬,你去上課,媽媽下午來接你。 我微笑點頭,乖巧的往學校里面走去,母親騎上車直接去往廠里上班。

    可是后來我沒有等到母親來接我回家。

    因為她在我的生命里永遠消失了,世界再也找不到她的痕跡,母親死了。

    紡織廠那天燃起了一場大火,工廠里面一百多名工人全都在里面被活活燒死,一具一具焦黑的尸體,一直優雅自得的母親混在粗鄙的世界里,已經無法識別。消息傳回村子里,我被村長領回家中,得知母親不在了,心臟鈍痛,便直直的昏死過去。 我做了一段沉長的夢,夢境里面的母親更是年輕,許不過十八九歲的年紀,和一個男子并肩站在光影處,陽光是溫暖的橘黃色,他們一起一直不斷的走路,那路似乎是沒有盡頭的,但他們并不在意,只是緊緊的握著彼此的雙手,仿佛一刻也無法松開,母親在里面一直有真切的笑容,美麗的面孔因此更加熠熠生輝,我在身后奔向她一直叫媽媽,可是他們并沒有聽見且越走越遠,我抓不住,最終他們消失在我的眼前。

    醒來時在一個陌生的房間里,有人推開房門,看見我睜開眼睛驚喜的上來撫摸我的額頭,他有一雙好看的手,白凈修長,他說,燒退了,睡了這么久你餓不餓? 我滿心疑惑,他嘆了口氣,愛憐的撫摸我的額頭說,隆冬,我是你爸爸,林之煥。

    爸爸?

    這是一個從小就被禁忌的詞,每一次說起它,母親便會一直哭泣,同齡的孩子也嘲笑我沒有父親。眼前這個男人自稱是我的爸爸,我并不準備相信他。 突然想起那場大火,母親說放學接我回家,然而我最終沒有等到她來接我,那個早上母親帶著她最后一句囑托前去上班,沒有在回來。于是我問,我的媽媽呢?

    他的眼睛暗淡,盡量用一種和緩的語氣告訴我,隆冬,你的媽媽死了。 我有呆滯幾分鐘,林之煥等待我的一場哭鬧,但是我沒有,母親從小教育我要堅強,于是我只是低頭用手攪著衣角,眼眶潮紅,可最后我還是抬頭看著他說,我餓了。 他有片刻的訝異,但很快恢復。

    那個梅雨的節氣里,他開車送我回與母親居住七年的村莊,屋子里面所有東西都同以往一樣,不曾有分毫改變,母親畫的竹還掛在客廳,窗臺的那盆蘭花因為缺水已經有些枯萎,我進房間只拿出母親親手為我做的幾件衣服,把它們放進母親最后一夜為我縫制的書包中,林之煥站在客廳一直看那幅水墨畫,看見我出來說,隆冬,我們把這幅竹帶回家好不好? 于是我抱著書包,他拿著畫。將房子的鑰匙交給村長保管便和他一起回到城里。

    他帶我回另一個家,是一所很大的房子,有獨立的庭院,車子開進去以后,從里面走出來了一個打扮端莊的女子,林之煥向她招手說,慶慈,這是隆冬。慶慈嘴角有淡淡的微笑,徑直走來牽過我的手說,一路上累了吧,周媽做了很多食物,我們等會就可以吃飯了。 進去屋里之后,看見樓梯口站著一個大約十歲的男孩,慶慈叫他,林麟,這是妹妹。 然后我看見他不屑的撇撇嘴角,眼神有分明的排斥,他說,我才沒有妹妹。

    你說什么?!林之煥大聲呵斥他,然后那個叫林麟的男孩便把頭扭到一邊不說話,慶慈拍拍他的肩膀,笑著招呼,之煥,吃飯吧,隆冬也累了。

    我一直低頭不語,手里還抱著書包,慶慈讓張媽拿去,我不肯,林之煥只好讓張媽帶我房間放置。 下樓梯的時候,心臟有遲緩的鈍痛,腳步踏錯,竟一頭栽下來,所幸樓梯下面墊著厚厚的毛毯,林之煥緊張的過來查看我有沒有摔傷,發現我嘴唇青紫,臉上亦毫無血色,心里惶恐,馬上開車去往醫院。一連串的檢查,得知結果與那年母親帶我檢查時一樣,上來年紀的醫生對林之煥說,心臟有極大的缺陷,要小心調養,否則很難活過成年。 林之煥不可置信的看著我,我面容沉靜,聲音稚嫩卻平靜的對他說,媽媽已經和我說過,但是我答應媽媽會一直努力。

    林之煥的眼睛溢滿疼惜,他對我說,隆冬,爸爸不會讓你活不到成年的。我亦看著他乖巧的點頭。 慶慈站在旁邊對醫生道謝,林麟抿著嘴唇,看著我眼神復雜。

    后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我與林麟的關系雖不親近,但也并不惡劣。直到十三歲時有一天再次犯病,用手死死按住心臟的位置蜷縮成一團,家里并無旁人,張媽回老家,林之煥與慶慈參加公司晚會,林麟出來上廁所路過門口看見我躺在地上,便著急的送我去醫院,在背著我找車的路上他告訴我,本來第一天他是準備討厭我的,因為我就像一個入侵者,向所有電視演的小壞蛋一樣,他以為我會奪去爸爸的關注和愛,他亦討厭分享。但是聽見醫生如同裁判一樣判定我的生命年限時,心里充滿說不清的感覺。 林麟說,隆冬,你不要被打敗,你記得你要勇敢的。

    慶慈是個好的女子,對丈夫與別人生的女兒亦是盡心盡力照顧,不過我與她一直疏離,始終無法真正親近起來。倒是林麟,會時常捉弄我,但是小心并不曾惹我犯病。

    林煥之一直小心照顧我的身體,甚至請了專門的醫生,十六歲的時候我的心臟基本已經很少在疼痛了,雖然依舊瘦弱,但臉色已經有了血色。我想去學校上學,和林之煥鬧了很多次他才終于同意,林麟在一旁喝水,不著痕跡的看了我一眼。

    林之煥提前與學校老師打過招呼,體育課不用上,和林麟早上一起去學校,下車的時候,林麟叫住我,下課就在教室帶著,別到處亂跑。我知道他是好意,只是口氣惡劣,于是不理他徑直朝前走。他在后面叫嚷,跑到我身邊奚落,臭丫頭,你知道是那間教室嗎?你知道該朝哪棟樓走嗎?真是。 林麟不耐煩的念叨,然后還是將我送到了教室。轉身時候我說,謝謝你林麟,高中部的鈴聲已經響了,他背對著我揮揮手,快速的走了。

    走進教室發現里面有很多面容生動的學生,因為還沒有上課,大家在一起打打鬧鬧,青春充滿活力,我不知道自己該坐到哪里,索性站在一旁等待上課,一個頭發短短的女孩走過來對我說,你是新來的同學。她穿著吊帶褲子,一邊吊帶掉在了腰間,微微歪著頭,圓圓的臉蛋,眼神清亮,心里有說不出的好感,便對她說,是,我叫隆冬。上課鈴響了,她用手拍拍我的肩膀說,等會再說。我點頭。 班主任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手里拿著書本放在講臺上,招手示意我進來,然后對大家說,這學期我們班轉來一個新同學,以后你們好好相處。我穿著蕾絲的白色連衣裙,懷里抱著慶慈新買的書包,向前鞠了一個躬,說,我叫隆冬。 底下有小聲的喧嘩,她用力拍拍桌子,班里頓時恢復平靜,然后她指向中間一個空的位子說,你先去坐在那里。

    剛下課,那個女孩便湊過來,她趴在前桌的椅子上說,我叫初夏。她眨眨眼睛,是不是和你的名字一樣,都是節氣。我看著她彼此都笑了起來,她拉起我的手往教室外走去,一路上神神秘秘,她說,隆冬,你是個特別的女孩,和她們不一樣,我喜歡你,所以我給你看屬于我的秘密。

    是一條白色的小狗,初夏把它藏在灌木叢里面,她把它抱起來放到我面前,伸出手讓小狗沙沙的舌頭舔舐掌心,有微微的癢,這是個溫熱的小生命,我看著它濕漉漉的眸子問初夏,小狗有名字嗎? 然后初夏對我說,它叫小白,隆冬,我是它的媽媽哦,我讓它認你做阿姨好不好?學校不讓帶寵物,你不要告訴其他人。 我點頭,和她一起逗弄小白。

    除卻七歲那年這是我第一次進學校學習,林之煥一直請老師來家里教我,高中我堅持去學校,認識了新的朋友初夏還有小狗小白,我很開心。下午放學時林麟果然在校門口等我,他讀高中三年級,和我的教室相隔一片小湖泊,初夏和我一起,見到林麟時有一怔驚訝,偏過頭朝我齜牙咧嘴,我笑笑對她說,那是我哥哥。我承認林麟是我的哥哥,卻一直沒有當他的面叫過。林麟不耐煩的催促我,我對初夏再見,初夏從懷里掏出一只大白兔說,我一直喜歡甜食,這個給你。然后說,隆冬我們明天見了。 走到林麟身邊,他把我的書包接過去問,怎么樣?我和他一起坐到車子后面撥開糖紙準備吃,林麟卻一把奪過去放進嘴里,一邊吃一邊朝我賤笑,真甜。 我白了他一眼,說,林麟你真厚臉皮。

    他咽下嘴里的奶糖之后看著我蒼白的側臉難得有些嚴肅的對我說,我知道你一直喜歡學校,家里也確實無聊,可是隆冬,一旦身體不舒服你就要乖乖回家,不要任性,也不要讓大家擔心。

    我有些不習慣他此刻關系的語氣,吶吶的點頭看向窗外,于是他又恢復嬉皮笑臉的神情,伸手捏我的臉說,我發現隆冬你真死板,一點也不像才十六歲的小姑娘。

    我拍掉他的手,惡聲惡氣對他說,不要你管。

    他委屈的撇撇嘴角,做要哭的形狀。我是你哥哥呀,我怎么這么倒霉,有這么不可愛的妹妹。

    我被他逗笑,一路上吵鬧,倒也不無聊。

    回家林之煥詢問之后也像林麟一般叮囑,吃完飯回房間,林之煥敲門,端著一杯牛奶放在書桌上。

    他說,隆冬真的那么喜歡學校嗎?爸爸可以請老師來家里教你,學校有太多不安定的因素,你身體可能無法負荷……

    我要去學校。我打斷林之煥的話,真的,我喜歡學校。

    他嘆氣,手掌輕輕撫摸我的頭。爸爸對不起你媽媽,亦對不起你。我沒有說話,他接著說,我知道你心里怨我,讓你媽媽一直帶你在那個貧窮的小村子生活,可是隆冬,爸爸當時并不知道你的存在。

    用手握住筆桿,沒有說話,于是林之煥亦沉默的坐在旁邊。

    溫熱的牛奶慢慢冷掉,林之煥準備將它拿出去,我從他手中拿走牛奶,慢慢喝掉,冷掉的牛奶有微微的腥,喉嚨黏糊的難受。我把杯子放在桌子上,抬頭看著林之煥。

    可是媽媽一直都在等你。我對他輕輕的說,媽媽那么愛你,一直有人追求媽媽,可她誰都沒有答應,為什么呢?因為她愛你,所以無論生活怎樣艱辛,她都不曾放棄,可是那個時候我的爸爸你呢,一直到媽媽死去她都沒有等到你,那個時候你在哪里呢!在哪里?! 我的情緒波動,胸口有微微的窒息,半天無法喘息,他慌張的喂我吃藥。

    等到我情緒慢慢穩定,他才松了口氣,臉上有明顯的愧疚。

    你那么早慧,心里怨恨,我并不怪你,確實是我對不起你們母女,可是隆冬,爸爸現在在盡力補救。

    林之煥出去時的表情有些頹唐,林麟靠在門口,不知道發生什么的沖我做了一個鬼臉,剛和林之煥的談話有些難受,對于林麟的搞怪一時亦沒辦法開懷,轉身面無表情的關上了房門。

    第二天吃完早餐去學校,林之煥沒有說什么,倒是慶慈一直叮囑,林麟不耐煩打斷,老媽,隆冬在學校有我看著呢,有什么不放心的。慶慈看向林麟的眼神是真正的充滿笑意,像以前我調皮時母親的看向我一樣。她說,也是,你是哥哥,要照顧好隆冬。 我的心里有一些恍惚,但很快就被林麟拉著前去學校,路上說說笑笑,一會就到了班級。

    剛一進教室就感覺到了不同尋常的氛圍,尤其是女生,三五個圍在一起熱烈的討論,臉上的表情又是興奮又是失望的。我放下書包問初夏,今天有什么特別的事?

    初夏懶洋洋的從課桌上抬頭,一副沒有睡醒的模樣,不在意的揮揮手說,沒什么,犯花癡而已。

    初夏看著我疑惑的眼神解釋說,今天高中部三年級和二年級的有一場比賽。聽說比賽的都是年級很帥的校草,場面估計會很讓人失控的,不過比賽的時候我們還在上課。初夏的伸手捏捏我的臉,怎么樣,我家隆冬想去看?

    我拍掉初夏的手,沒好氣的皺著眉頭,心里卻是好奇,什么比賽,我還從來沒有見過。

    上午最后一節課,初夏拉著我逃課,一起到高中部的球場,因為是班級比賽,所有人不多,初夏找到一個空位子轉過來對我說,隆冬,你在這等會,我去找一個人。

    說實話,我看不懂籃球,但是周圍此起彼伏的歡呼叫喊聲很是熱鬧,我喜歡熱熱鬧的地方。一直到下半場初夏還沒有回來,不過中間有替換幾個人,其中一個就有林麟,我有一點好奇,穿著白色球衣的林麟其實已經長得很高了,頭發剃的短短的,臉上有一股子倨傲,站在一群人里面很顯眼,不過我從來不知道他竟然會打籃球,而且貌似技術還不錯。

    散場的時候初夏終于拖著個男生過來了,林麟看見我也一并施施然拖著步子過來 。

    隆冬,介紹個人給你認識,趙墨。林麟還沒說話,初夏便把身邊的男生拉到我面前,興奮的轉過臉問,趙墨,這就是我給你說的隆冬,怎么樣,漂亮吧? 林麟看著這個叫趙墨的男生皺眉,扯著我的胳膊問,現在不是上課時間嗎,感情你也逃課了?轉而又嬉笑著問,我打的怎么樣啊?

    我看不懂。我老實說。

    林麟一口水沒有盡數咽下去,噴了出來。我嫌惡的拍拍濕了的裙子,那個叫趙墨的男生兀自笑了起來,眉眼彎彎的,很是好看。

    他說,林麟,你妹妹真有趣。

    林麟不懂聲色的看了趙墨一眼,沒有說話,轉過頭對我說,快點去上課哦,被你們那班主任知道可就不得了了。

    初夏一直做壁上觀,趙墨禮貌的同我說再見,伸手揉揉初夏的頭發有些無奈,說你還不回去上課嗎?初夏吐吐舌頭做鬼臉,趙墨便轉身往教學樓方向走去,林麟低頭切了一聲,看了我一眼,翻了個白眼說,你還真想挨批呀。于是初夏便帶著我灰溜溜的走了。

    你哥氣場真足。一路上初夏不知道說了多少遍林麟,滿眼的崇敬。

    我有些無語,隨手把在花壇上摘下的薔薇揉成汁水,滿手都是紅色,初夏張大嘴巴說,隆冬,你干什么呢?

    在捏林麟。

    哈哈哈哈哈 ……

    初夏停頓了一會便大聲的笑了起來,身子一抽一抽的,她說,隆冬,沒想到你這么逗,笑死我了。

    中國有句古話叫做樂極生悲,我想這真不是老祖宗隨便造著玩的,因為就在初夏笑的不知今夕何年的時候,班主任陰沉沉的聲音飄過來。初夏嗷了一聲,直翻白眼,我抿著嘴唇,亦跟著進來辦公室。

    班主任的臉色不好,訓斥毫不留情面,我們站在辦公桌前面一直低著頭,初夏用手拉拉我的衣角,慢慢的在上面寫著:母老虎。 我的嘴角微微勾起,好笑著此時的遭遇。 老師大約看見我笑,心里估計煩悶,林之煥與她說過我的心臟并不大好,不能實質的進行處罰,于是寫完一份檢查便一揮手讓我們回教室。

    初夏出了辦公室眉開眼笑,一點也沒有因為剛才的事而影響心情,孩子心性,卻也不拘一格。

    真是沒有想到哦,一直難纏的母老虎今天這么容易就放過我們了。初夏皺著眉頭,有微微的不解,以前被捉到可是會被罰的很慘的。

    我心里微微知道一些原因,卻并沒有對初夏說,我的心臟很脆弱,我可能會在未來的某一天突然死去,有一個在乎著的朋友,不想讓她傷心。好在她亦不堅持,牽著我的手便去吃飯了。

    高一的課程并不難,很多知識林之煥以前為我請的家教老師就已經教過,所以高一這一年我過的很輕松,林麟快高考了,整日窩在書房里看書,林之煥很滿意,慶慈則是心疼的,每天讓張媽煲湯送去,而我的心臟在這一年來一直很穩定,除來偶爾會心悸一下,沒有什么大的問題,醫生檢查時說這是一個奇跡,如果一直這樣保持,我還是可以活到很久的。我很開心,林之煥不再像從前一樣對我像對著水晶玻璃一樣小心翼翼,初夏來家里找我,他亦會默許,只是囑咐在外面小心。 初夏滿眼的羨慕,你的爸爸真好。 我想大約林之煥對我確實不錯,十年來盡心盡力照顧我,但我還是無法叫他一聲爸爸,因母親的境遇而心結太重,好在他不勉強,只是順從我的心意,但偶爾還是可以看見他眼里流露出的小小失落。

    初夏一直不理解,總是責怪我對他太過于冷情,我也不解釋,還是一樣的過。

    后來我才了解到初夏沒有父母,她的爸爸媽媽在初夏三歲時有一天過馬路被一輛載貨物的汽車撞翻,送進醫院來不及搶救就一齊死掉了。于是初夏就一直住在爺爺奶奶家,賠償金交給叔叔供她生活讀書,但嬸嬸待她并不太好,不過嬸嬸的兒子趙墨倒是一直把她當做親妹妹疼愛。初夏對我說,隆冬,我不是乖的小孩,因為沒有父母管束,從小到大不停得闖禍,把別人家小孩的頭砸破是常有的事情,爺爺奶奶亦是頭疼,叔叔對我好,可他畢竟不是我的爸爸,而且嬸嬸一直不喜歡我。高中畢業以后我不想繼續讀書,我要離開這里。她轉過臉來看我,隆冬,第一次見你我就喜歡,別看我總是瘋瘋癲癲的,可是我并不輕易交朋友。她似有嘆息,接著說,如果可以,我真想把你一起帶走,可是隆冬你的生活很好,富足的家庭,疼愛你的家人,我會一直祝福你。

    我眼里隱隱有些潮濕,初夏跳起來拍拍我的肩膀。

    走,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她似又恢復活力的樣子,剛才低沉悲傷的初夏仿佛是一個幻覺。

    我們坐上開往城市郊區的汽車,一路上初夏緊緊抓住我的手,手心汗濕,可是一點也不在意。

    那是一片廢棄的鐵軌,兩旁開滿了藍紫色的花朵,落日余暉灑在上面,別樣的美麗。

    漂亮吧。初夏像獻寶似的看著我,嘴里叼著一根狗尾巴草說,小時候挨嬸嬸的打,有一次離家出走發現這個地方,后來一旦遇上無論好的不好的事情我就會來這里。 隆冬,現在我把它送給你了,這是屬于我們兩個人的地方。

    風聲強勁,我張開雙臂用力呼吸,心臟有頓頓的疼痛,臉色蒼白。

    我說,初夏,我們要一直在一起,我不會離開你,所以你也不要離開我。 好不好?

    初夏伸手拿掉放進嘴里的草葉子,拍拍我的臉,笑著說,傻姑娘。

    我們一起躺下來看天空的云朵,初夏感嘆,如果真的有輪回的話,下輩子愿意只做一片小小的云,在天空中自由的飛,偶爾遇到干旱的地方就把自己變成雨水滴落下來,一輩子,又簡單又快樂。

    我側著臉看初夏說話,覺得一切都很虛無,生命無常,誰也無法預知下一秒會發生什么,而我只是盡力過好每一天,希望就算在某一天突然死去也沒有什么遺憾。

    說真的,隆冬,如果有下輩子你要做什么?初夏一臉好奇。

    我笑笑,搖搖頭。

    切,沒勁。初夏撇撇嘴,瞇著眼睛好像要睡著。我閉上眼睛,享受這一刻的靜謐時光。

    那天我們很久才回去,天空已經是低迷的黑色了,和初夏在街口分開。剛走進家門便發現不同尋常的氣息,慶慈坐在沙發上臉色不好,林之煥沉默不語,林麟則跪在毛毯上,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壓抑著的感覺。

    發生什么事了?我看著林麟,不明白他為什么要跪著。林之煥朝我擺擺手,示意我上樓。

    我慢慢踱著步子上樓,走進自己的房間,卻并沒有關緊房門。客廳里傳來林之煥暴怒的聲音。

    林麟,你到底認不認錯!

    我沒錯!我雖看不見林麟的表情,但也知道他此時必是挺直腰毫不畏懼的看著林之煥。到底生活了十余年,我想我對林麟時了解的,只是好奇,林麟到底做了什么,惹了林之煥從來沒有過的暴怒。更有甚者,一直沒有聽見慶慈開口為林麟說話。

    我告訴你林麟,我不會一直縱容你,不認錯,你就一直跪著。說完重重拍著桌子,反了你。

    深夜,林之煥與慶慈回房休息,客廳里的燈是熄的,月光灑進來,勾勒出林麟倔強的身影。我躡手躡腳的下樓梯走到林麟身邊,他抬頭看見是我吃了一驚。說,隆冬,你怎么下來了,大半夜的你身體不好,回去睡覺吧。

    我斜睨他一眼說,你也知道是大半夜啊。走到廚房拿出幾片面包和一杯水遞給他。林麟接過去慢慢吃完,卻依舊跪著,我說,他們都在睡覺,你可以起來活動活動的。

    他搖搖頭,看著窗外的月光,把杯子放在地上說,我一定要讓他們同意。

    什么?我還是疑惑。

    林麟溫柔的笑了起來,眉毛彎彎的,不像平時捉弄人的樣子。

    他說,隆冬,我不要參加高考,今天我已經去學校撤銷了考試資格。

    我倒抽了一口涼氣,難怪他們那么生氣。林之煥只有林麟這一個兒子,未來公司也是交由他來打理,對他期望亦是很高,如今連高考也不準備參加,可以想到對他們而言是有多么失望。

    看見我沉默,林麟說,我知道他們失望,恨我不爭氣,可是隆冬你應該知道,這是我的一生,我應該是有選擇的。 我不喜歡讀書,將來也不想接受爸爸的公司,我只是想有自己的生活,我知道這樣說很自私,可是我就是無法甘愿。

    林麟的臉上有頹唐的色彩,我想我是能夠理解的。可是理解并不代表就會接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職責,命運有時半點由不得旁人。

    我去房間拿了一塊毛毯給他,雖是夏天了,可夜里還有有些涼,回房間之前我對林麟說,林之煥是不會同意的。就連慶慈也不會同意。

    他低下頭說我知道,可我還是想要試一試。

    后來的很多時光里我一直記得林麟那個夜晚獨自跪在客廳月光下的身影,那么堅定,可是又脆弱。古時候說皇帝,在其位謀其職,很多事情都是別無選擇。林麟是林之煥的兒子,雖然他有自己的想法,可是當想法背離了他的責任時,那么一切想法就是錯的。

    一連幾天林之煥都沒有給林麟好的臉色,慶慈一直默默勸服他,高考最后一段時間休課,林麟不用去學校,吃完早餐我一個人坐車走,林之煥不放心我,卻也一時半會顧及不來,還要再家看著林麟,于是讓慶慈送我。

    車上慶慈同我說話,為了林麟的事情,她只有一個兒子,不希望林麟做錯誤的事情。

    她說,隆冬,我知你與我并不十分親近,可林麟一直帶你如同親妹妹,這次他有了荒唐的想法,若不及時糾正,未來可能就毀了。我希望你能盡力去勸勸他。

    我看著她,十多年來,慶慈一直保養得宜,與最初見到時并沒有太大差別,說實話,她與母親其實很像,溫柔靜雅,且都很愛自己的孩子。心里對她亦是尊敬的,于是我點頭對她說,我試試。 她的臉上有欣慰,拍拍我的手背。汽車到達學校,她說,隆冬,謝謝你。

    穿過大半個校園到教室,整個校園的綠化其實做的挺好的,大片的香樟樹,每條校園小道都擁有一片陰涼。走到湖泊的時候看見初夏的表哥趙墨,他穿著白襯衫,手里拿著一本筆記,站在那里,臉上有焦急的神色,似乎在等人。

    嗨。我走過去,打聲招呼,他看見是我,便直直擋在我面前。

    隆冬,初夏不見了。

    趙墨的眼里有真切的著急,我感覺腦袋轟了一聲炸開了。初夏不見了,可是她才十七歲,沒有謀生能力,她能去哪? ‘隆冬,我不想讀書了,高中畢業我就出去。’ 耳邊響起前幾日初夏對我說的話,那時聽著心里有些許感傷,可是也不十分在意,況且,不是說畢業以后嗎?

    你說什么?我希望只是趙墨和我開玩笑,初夏沒有離開,只是在某個拐落躲著看著我們,一旦我們相信她便跳出來,像往常一樣快樂的嘲笑我們。 可是這次好像是真的不一樣了,趙墨急急的扯著我的袖子說,你和初夏關系最好,她出走應該會告訴你的。

    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昨天我們還在一起說話,可是她什么也沒有說呀。怎么會這樣?看著趙墨懊悔的臉,腦子里好像有什么一閃而過,我抓住趙墨問,是不是你對初夏做過什么?

    初夏就住在你家,她與家人關系不好,可是唯獨親近喜歡你。所以能讓初夏要出走的理由只有你。我言辭灼灼,看見趙墨痛苦的抓著頭發蹲了下來。

    是我太心急了。趙墨喃喃說。

    這些天發生的事情太多,我的腦子有些怔忪,林麟的事,初夏的事,我的事。人生是一出一出的驚喜劇嗎? 為什么我感覺不到喜,只有驚呢?

    那天我沒有去教室,我跟在趙墨身后去了一家水吧,趙墨為我點了一杯柳橙汁便開始說初夏的故事。

    初夏是一個孤兒,可是又不是孤兒。她剛出生不到三個月便被親生父母丟棄在路邊,趙墨的父親下班騎車回家時路過聽見嬰兒的啼哭聲便停下車找到了那個裝著初夏的紙盒,撥開紙盒看見一個粉嫩的孩子咬著手指在哭,一雙眼睛烏溜溜的討人喜愛,只是一直哭,估計是餓了。于是趙墨的父親便把孩子抱回了家,孩子是被丟棄的,鄉里派出所也沒有辦法,趙墨父親就想自己收養這孩子,可是趙墨媽媽不同意,那時趙墨家境并不富裕,夫妻二人都是普通工人,趙墨也快三歲了,再過兩年就到了上學的年齡,自己家的孩子都快顧不過來了,哪還有心思收養撿來的孩子呢。

    趙墨父親也被這事愁了好幾天睡不著覺,自己養不起著孩子,又沒有好的辦法安置,總不能昧著良心丟掉。 不過后來,他的哥哥嫂子恰巧從外地打工回來,結婚多年也沒有個孩子,看見初夏這樣的粉嫩噴香自是喜歡的,聽說了這個孩子的來歷,二話不說便要抱回家當自個孩子養,趙墨父親當然是歡天喜地就答應了。 初夏從小就皮,才一兩歲,走路還是搖搖晃晃的時候就老實欺負趙墨,趙墨手里不管拿著什么,只要初夏看見了便會要,那時她還不太會說話,就揪著趙墨的衣服哭,大人看見了自然訓斥趙墨,當哥哥的就應該讓著妹妹,于是初夏手里就會拿著趙墨的玩具或者糖果沖著他耀武揚威的笑,小小的臉上還掛著淚珠子,邁著肥肥的短腿朝自家跑去,搖搖晃晃的粉粉嫩嫩樣子,讓還是半大孩子的趙墨看的忘記了呼吸。

    我喜歡初夏,從很小的時候就喜歡了。趙墨看著我的眼睛一字一句認真的說。 初夏是個調皮的孩子,喜歡捉弄人,這點從她小時候就能看出來,有一次夏天在我睡覺的時候她趁機捉了只小蟲子放進我被子里,感覺手臂癢癢的,伸手便抓住它,湊到眼前才發現是只蟲子,當時就嚇壞了,初夏就在旁邊一直笑,那時她不過三歲,大伯一家子出去不好帶著初夏,于是初夏就呆在我家,夜里吃完飯同我躺在屋外的涼席上數星星,有電話打進來,我爸爸接完電話之后慌張的就出去了,一直到第二天才回來。 然后我們便知道大伯和大媽出來車禍,很嚴重,送到醫院就斷氣了,大人房間商量著以后的事情,初夏還小,沒有照顧的人,幸好大伯一家存款不低,除去給爺爺奶奶的,還有車禍賠償金,爸爸決定收養初夏,媽媽那時沉默也算是同意了,只是后來對初夏一直不太好。 我當時就趴在門外面聽大人說話,知道初夏以后一直能和我生活在一起時心里很高興,甚至對大伯一家的遭遇也沒有太多感覺,而初夏年幼,記憶力本就沒有多少關于養父母的記憶,所以還是和一起每天開開心心的玩耍。

    母親不喜歡初夏,偶爾甚至還會在初夏調皮時打罵,父親沒法時時護著初夏,我七歲上學時初夏還在家中,下午我放學回來經常能看見初夏手臂上的竹條印子,心疼的用手一一撫摸,初夏就會調皮的對我笑,沒事的,哥哥,我不疼。

    你不知道,那時的初夏有多惹人心疼。乖巧的聽父親的話,和哥哥一起玩耍,只是不明白為什么嬸嬸一直不喜歡她。母親在生氣的時候對她說,初夏,你就是個掃把星,克死自己的父母,你怎么不去死。

    這是句很惡毒的話,但她是我的母親,我雖討厭但也一直沒有辦法改變這情況,只好在夜里摟著哭的顫抖的初夏一遍一遍告訴她,初夏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女孩,初夏怎么會是掃把星呢。 那時候初夏六歲,還是天真的幼童,不諳世事,只是依賴著我。

    后來初夏一天天長大了,也知道了母親從小對她的厭惡,不再努力討好母親,小學六年級跟人打架,頭發被人抓著一大把下來,回家誰也不說,一個人對著鏡子慢慢梳好頭發,把缺的地方小心蓋住,我問她,她只是抿著嘴唇不說話。 初中時更是早戀,我心里生氣,老師把父親叫到學校,后來整個學校的人都知道初夏沒有父母,和叔叔一家生活,老師們的眼神古怪,但也有恍然大悟,還是少女的初夏當然無法忍受,更加奮力的做著別人無法理解的事情,變得有些性格古怪。可是初夏與我呆在一起時還是同以前一樣,喜歡依賴著,我知道她在學校早戀時心里有些難受,但想到初夏一直缺少人愛護,走些歧途也在所難免,于是我十三歲的初夏說,無論什么事情都可以和哥哥說,我永遠不會離開你。

    那時的初夏如何回答你的。我深深陷在趙墨的講訴中,我親愛的初夏,你擁有那么多的苦楚,而我卻一直不知道。

    我說完以后,初夏就抱著我的脖子,用臉緊緊貼著我的臉,嘴里發出咕咕的聲音,趴在我的懷里就睡著了,我不知道初夏心里想什么,但是那一刻,我的心柔軟的像是一片湖泊,感覺可以承載任何世間的東西。 他苦笑, 我那時還太天真。

    中考的時候,初夏發揮很好,考進了我所在的高中,父親很高興,我也很高興,唯獨母親一直陰沉著臉,我知道母親一直不想要初夏繼續讀書。于是那天我拉著初夏去百貨樓,買了一條粉白色的連衣裙送給初夏,初夏很開心,當天還沒有洗就穿在了身上,一直快樂的轉圈。她說,趙墨,你看我好不好看。 我被她的快樂感染,一直不停得點頭,時光那樣靜好,我以為我們可以一直就這樣生活下去知道老去死去的那一天,即使我只能做她的哥哥。

    初夏一直是個快樂的女孩,可是卻一直敏感。上高中以后也只是偶爾才會找我,我更是知道她一直沒有朋友,每天在嘻嘻哈哈混日子,孤獨深深的藏在笑容里面。

    我一直不知道該如何分享她的寂寞,可是你出現了。趙墨看著我,一眨不眨。 我不知道是什么樣的女孩,讓只見了一面的初夏一直放在口中說,直到你出現在我的面前我才明白,隆冬,你是那個初夏一直想成為的那種女孩子,你們一樣有深深的憂傷,可是你完全展露出來,而初夏卻要一直隱匿。

    她渴望友情,于是你出現了,對于初夏來說就像是一場救贖,而我愛初夏,也許對初夏而言就像是骯臟的亂倫。她告訴你所有她的秘密,卻唯獨不敢告訴你我們的事情,因為她害怕,害怕你會離去,初夏一直就覺得自己像沒有要的孩子,好不容易有了你,她不敢去賭。

    我的心臟一陣疼痛,臉色亦是清白,卻看著趙墨堅定的說,那既然初夏那么不舍得,為什么她又要消失?

    她知道了自己真正的生事,亦知道自己不過是被親生父母拋棄的孤兒。我們沒有血緣關系。

    那不是很好嗎,起碼你們可以真正在一起,不用背負什么。

    趙墨苦笑著搖搖頭說,你還是不了解初夏。 她怎么能接受,突然之間,死去的父母不是親生父母,一直照顧著的叔叔不是真正的叔叔,爺爺奶奶亦是與她毫無血緣的陌生關系。也真正明白為什么我的母親為什么會那樣討厭她,因為就連她自己也是討厭自己的。

    趙墨。 我喊著已經失神的男生,對她說,我相信初夏不會那么狠心的。她會回來的,我們要相信她。

    趙墨把手里一直拿著的筆記本放到我面前說,這是初夏沒有帶走的唯一東西,里面是她平常寫下的話,日記也好,感悟也罷,總之她是不會回來了,我會去找她,無論什么地方,無論在哪里,我都會找到她,這本子,我送給你,初夏也會希望我拿給你的。

    我沒有再去學校上課,拿著本子搖搖晃晃的回到家中,我的心臟很疼,就像被火燒著了一樣,林之煥不在家,林麟獨自一人坐在客廳發呆,我走到他面前滿臉淚水,我說,哥,你去高考好不好,你不要再離開了,夢想有什么好的,你不要離開,好不好?好不好?…… 我最后看見林麟驚慌失措的眼睛和一瞬間的天旋地轉,我的心臟終于病發了,世界微塵里,我親愛的初夏,你現在在哪里呢?

    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病床上,鼻子里插著氧氣管子,嘴唇干的厲害,于是我說,水。 林麟趴在床沿邊,聽見我的聲音有明顯的驚喜。

    隆冬,你醒了……你等著,我去給你倒水……

    就著林麟的手慢慢喝完一整杯水,才感覺不是那么渴了。心臟還有些難受,悶悶的透不過氣,所以一直休息。醒來的時候林之煥坐在床前的椅子上。

    隆冬,你已經昏迷了兩天。林之煥看著我說,告訴我發生了什么?

    我看著眼前這個男人,母親死后他便一直照顧,寵溺,愛護我,絲毫不介意我脆弱的身體,而我卻一直因為放不下對母親的執念,不肯叫他一聲父親。 于是我張張嘴,最后發現自己竟無法順利的叫出那個他一直期待的字符。 只是笑笑對他說,我沒事。

    他的臉上有深刻的悲傷,一直注視著我。我知道他愛我,就像母親一樣,可我是個病孩子,我會一直給他們帶來傷心和失望。

    他用手撫摸我的頭說,林麟已經決定回去高考了,我很開心。隆冬,等你哥哥考完試我們就去國外,我們找最好的心臟醫生,爸爸答應過你一定會讓你好好的。 他慢慢說著,眼睛里面似乎含有淚水,不想我看見,于是拍拍我的手,起身出去。

    今年我十七歲,還有三年我就滿了二十。可是我的心臟還不知道能不能堅持到那個時候,我還沒有出過遠門,沒有看過北方的大雪,我唯一的朋友初夏,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我想像個普通的女孩,上大學,談戀愛,我還沒有告訴喜歡著的哥哥林麟,我希望我們可以一直做最好的兄妹……我還有很多想要去做的事情,可是怎么辦,我的時間好像不多了。

    親愛的媽媽,如果你在天堂看見這樣的隆冬,你會不會很難過?

    六月,林麟高考順利結束。林之煥處理完公司的事情準備帶我們出國,簽證很快辦好。出發的前夕林麟來我的房間找我,我坐在床上看初夏的日記,大部分都是流水賬,除了熟悉的筆記。 林麟說,隆冬,那天到底發生了什么?

    我抿著嘴唇并沒有說話,于是他接著說,趙墨沒有參加考試,他的父親來學校給他辦了休學,我聽說他是離家出走了,可是我總感覺事情不是那么簡單,還有以前同你關系很好的那個女生我也一直沒有看見她,隆冬,一定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你告訴我好不好? 我是你哥哥,有什么事情就應該告訴我。

    初夏和趙墨是兄妹,初夏走了,所以趙墨去找她了。我看著林麟說,而且初夏和趙墨沒有血緣關系,她是當年趙墨父親在回家的路上撿的孩子。

    ?……林麟有些愕然,半天接受不了。我只知道趙墨和初夏認識,卻從不知道他們有這層關系,那初夏為什么要離開,這跟你那天發病是不是有關?

    是有一點。我吐了吐舌頭,那天我情緒有些激動,再說我身體本來就不好,和她們沒有太大關系。初夏知道了自己其實與趙家沒有絲毫關系,再加上趙墨對她的感情,無法接受發生的事實,所以就走了,而趙墨沒有考試,估計是出去找初夏了。

    林麟嘆氣,一直以來都不喜歡趙墨那小子,總感覺他太假,今天知道這些到真的發現自己不了解他,隆冬,他們自己的事情總會有他們自己的解決辦法,明天我們就去美國了,你不要在想他們的事情,專心去國外治病好不好。

    好。我隨手翻到初夏日記的最后一頁,是寫給我的,很驚奇,于是準備慢慢往下讀。林麟拍拍我的頭就轉身出去了。

    其實只有幾行,可是我卻看了好久,因為我發現我親愛的初夏是真的離開再也不會回來了。

    隆冬:

    我親愛的女孩,請原諒你在看到這封信時聽到我已經離開的消息。不要問我原因,因為我不會再回來告訴你,同樣我也不會再聯系你。我要離開,徹徹底底的消失。

    也許十年,也許二十年。等到我們徹底長大,或者徹底老去,我會想念你,我會回來。

    我一直悲傷著的隆冬,請務必原諒我的離去,因為我會是一直深愛著你。

    ————初夏

    我們在美國停留了三個月,因為心臟是從小的缺陷,做手術風險太大,成功率也不大,所以我最多還有兩年時間。

    我執意回來,林之煥沒有辦法。我對他說,這一生也許短暫,但是我過的很快樂,剩下的時間,我想做些有意義的事情。

    林麟牽著我的手在離開的時候帶我去了很多地方,拍照,看美好的建筑,他說,隆冬,我一直慶幸有你這個妹妹,所以無論如何,你都要努力,不要輕易放棄。 我看著他點頭。 離別的氣息太過傷感,所以林麟選擇不去機場送我回國。他決定留下讀書,也許不會回去了。慶慈留下陪他,林之煥和回國,但我知道他總有一天也會回去同他們一起,我并無不滿,我的時間已不多。

    繼續回學校上學,林之煥每天抽出時間接送,除了上課以外,沒有時間交新的朋友。但我在等初夏,因為我相信她會回來。

    林之煥慢慢將公司業務轉到美國,慶慈在那邊緩慢接手,一切都很順利。他一直勸我手術,我不想冒險,所以一直沒同意。

    身體狀況一天比一天差,失眠,時常暈眩,脫發嚴重,經常呼吸困難。自從半年前病發,好像一切就不可收拾了,我亦在擔心,初夏能不能在我還健康的時候回來看我一眼,我有話對她說,不想留有遺憾。

    我開始寫日記,就像初夏當初一樣,把我每天發生的事情寫下來,大部分都是一樣的重復,生活單調,沒有特別。只是遇見了蘇越。

    那天在學校走著突然病發,臉色蒼白毫無血色,呼吸困難,頭亦是不斷的感覺暈眩,就在要暈倒的前一刻被一雙手扶住。那個人就是蘇越。

    同年級的理科男生,成績很好,很靦腆干凈。在林之煥來之前他一直陪在我身邊,感覺很安心。

    初夏,我想我生病的心臟在看見蘇越時有一點心動,可是怎么辦,它是不健康的,怎么可以有心動呢?真是太奇怪了。

    所以我決定不去理會它。

    高三那年的春節只有我和林之煥在家過,異常冷清,張媽做了很多菜,我一直沒有胃口,所以沒有吃多少,林麟和慶慈中途打了一個電話問候,結束前林麟跟我說,明年開春他可能回來。 我想這真是個好消息,因為我確實有些想他了。

    那年春天注定還有別的驚喜。

    初夏站在開滿鮮花的公園里同我打招呼,隆冬。 我幾乎就不敢相信,她的身邊站著始終挺拔帥氣的趙墨,他黑了瘦了很多,可是眼睛里面都是滿足。

    初夏!我驚呼著跑過去擁抱她,柔軟的身體,有我過去一直熟悉的溫暖,緊緊抱著她不想放手,害怕一切都是幻覺。

    對不起,我到現在才回來,你的身體還好嗎?你哥哥告訴我你一直在等我,對不起,真的,隆冬,我一直都在想念你。

    沒有關系,你回來了就好,今天晚上去我家好不好,陪陪我。

    她點頭,趙墨亦同意。

    晚上初夏去了我家,林之煥讓張媽多燒了好幾個菜,期間我們一直在說話,林之煥看著我開心臉上亦是欣慰。

    吃完飯到我的房間,看見一直放在書桌上她的日記本。我看了很多遍的日記,初夏拿起來微微嘆息。

    轉眼已經離開快兩年了。

    是啊,你都離開那么長時間了,初夏,我一直都很想念你,當初那么一聲不吭就走了,趙墨也是急瘋了,不過還好他找到了你。

    呵呵,那時不懂事啊,在外面呆了那么久,很多東西也就想明白了。隆冬,你與我說實話,你是不是得了很嚴重的病,你哥哥一直在聯系我們,說你時間不多,讓我回來看看你,你瘦了好多,臉色也很蒼白,我心里很擔心。

    我握住初夏有些顫抖的手,說,是心臟病,我從小就已經知道,我的時間不會太長,最多活到二十歲。但是不要難過初夏,即使是這么短的時間我還是過的很快樂的,何況我還認識了你。

    那為什么以前你不告訴我?

    我一直是個讓人傷心的孩子,小的時候母親因為我的病經常流淚,后來母親死后我恨林之煥,但他亦為我的病操碎了心,林麟也是,那么多的人都因為我而傷心,所以我并不想你也為我難過。何況,我一直只有你一個朋友,我也害怕你會因此離開我。

    我的傻女孩。初夏緊緊握住我的手。你怎么這么傻。

    我不傻的。用紙巾慢慢擦掉初夏臉上的眼淚,我對她說,你看,現在我不害怕你們傷心了,真的,我告訴了你,我要你們以后一直陪著我走到最后好不好。

    初夏伸出手臂用力抱住我點頭。她說,我一直陪你,隆冬,我們一直陪你。

    過了幾天林麟也回來了,不過慶慈依然在美國,有很多事情需要她在那邊接應處理。于是每天初夏,林麟,還有趙墨一直陪我,于是就沒有再去學校了,老師那邊林之煥打過招呼,所以沒有任何問題,倒是蘇越,曾來找過我一次。

    初夏有心逗逗這個靦腆的男生。你是不是喜歡我們隆冬呀?

    蘇越的耳朵通紅,半天說不出話來,是個老實美好的孩子。我沒說話,最后還是趙墨轉移了初夏的注意力才得以解脫。我送他出門,他執意問我什么時候去學校上課。我說不知道,可能不去了。然后他一本正經的勸我去上課,高考在即,你要努力。

    這是個干凈美好的少年,是我喜歡著的樣子,可惜我的時間不多,亦不想多個人傷心難過。

    于是草草的點頭敷衍,看他心滿意足的離開。

    三月公園有桃花盛開,林麟開車帶著我們去看桃花,路過許愿池,初夏拉著我和她一起許愿,丟一枚硬幣,硬幣撲通一聲便沉到了水底。初夏說是個好兆頭,我亦點頭微笑。

    雖是初春,但天氣還是有點寒冷,所以來公園的人不多。我的精神并不大好,走一段路呼吸就有點困難。大家玩的很開心,每個人臉上都有明媚的笑,我不想讓他們擔心,所以強忍著就沒有說。那天拍了很多照片,假山上,湖水旁,初夏甚至跑去小湖邊和錦鯉魚合照。中午陽光溫暖了些,林麟和趙墨從車上拿出了外面聚餐時用的布和很多食物,于是大家很開心的一直吃完,直到下午回家我們還一直意猶未盡。 誠然那天是我記憶里最美的時光,我最愛的哥哥,朋友,還有她的愛人,他們一直陪在我的身邊。那天是我們最后一次的聚會,我很快樂可是也很悲傷,我的生命還是太過短暫,也許下一刻我就會突然死去。

    那天夜里我開始發高燒,被送進醫院時心臟已經嚴重衰竭,渾渾噩噩的一直睡著,清醒的時候很少。 林之煥一直守在我身邊,就像小時候每次犯病時媽媽一樣守護著我,我想我早已不恨他了,他是我的父親,盡管他曾經缺席我生命的最初七年,可他仍舊是那個給我骨血并且一直愛護我的男人。

    爸爸。

    我想我終于能夠開口說這兩個字了。林之煥有片刻的恍惚,眼睛里面有潮濕的淚水,可是他還是笑著對我說話,隆冬,你醒了。

    我想媽媽了。

    林之煥握著我放在被子外面的手,有些哽咽,他說,隆冬,爸爸對不起你媽媽,更對不起你,爸爸沒有辦法治好你。

    我笑著搖頭,沒有,已經很好了,真的。 我已經平安的活過了人生的十九年,有疼愛的爸爸媽媽,有哥哥,還有美好的朋友。我已經有了很多珍貴的東西,我很知足。

    不知道什么時候睡去的,再次醒來的時候是半夜,醫院走廊的燈是亮著的,偶爾傳來一兩聲病人的咳嗽聲,從小就不喜歡這里的消毒水的味道,也許是因為生病,今天卻沒有對它感覺太討厭。

    林麟在沙發上面睡著,月光投射在他干凈的面孔上面,他已經不是我最初進林家時看見的那個男孩了,高大纖瘦的身體蜷在那個狹小的地方,眉宇間有淡淡的褶皺。靜靜的看著這個男孩,心里涌起無限的感激,隆冬短暫的一生是如此滿足,我的哥哥,我的親人。我是如此的愛著你們。

    我記得母親總是對我說,隆冬,你要勇敢。 也許是因為生命的短暫,我一直就是母親擔心的孩子,從小她亦交給我獨自一人的堅強,可這些年來林之煥無微不至的照顧,疼愛,讓我漸漸變得脆弱起來,生命不可測,在死亡漸行漸近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真的無法堅強起來,我還是會害怕。

    也許在這一刻離去正好,不會看見林之煥悲傷的臉,不會聽見初夏哭泣的聲音,我親愛的女孩,我最怕她的眼淚了,也不會看見哥哥干凈的眼睛里面深深的難過了。還有所有那些我愛著的卻注定要分別的人們,隆冬若此刻靜靜離去,你們的悲傷會不會就能夠減輕那么些許呢?

    恍惚著,仿佛看見童年時母親的身影。她為我梳頭,教我讀詩,穿米色的旗袍,在閑暇富余的時間里帶我去干凈的餐館吃飯,為我點一份甜點,靠在椅子上安靜等我吃完。嫻靜優雅的畫面,仿佛是一幅古代仕女圖。

    媽媽。我輕聲的喊她,感覺她掌心的溫度,撫摸著我已經沒有血色的臉頰。在她輕柔的撫摸中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這一次,你不要在離開我。

    相關專題:勇氣

      閱讀感言

      所有關于勇氣的感言
      • 水傾墨 2014-09-19 評論

        頂一下,推薦閱讀~

      • 夢里夢到醒不來的夢 2014-09-27 評論

        謝謝哦

      • smileagain 2014-10-02 評論

        淚奔

      • 夢里夢到醒不來的夢 2014-10-12 評論

        謝謝你能夠看完它, 希望你會喜歡

      • 五葉草 2014-10-14 評論

        雖然悲傷卻很感人,希望她能創造奇跡。

      • 夢里夢到醒不來的夢 2014-10-15 評論

        謝謝你能看完它。
        隆冬其實一直是一場奇跡,所有的愛與憐憫都是生命的饋贈。

      • 素衣錦年 2014-10-18 評論

        頂一下,推薦閱讀~

      • 素衣錦年 2014-10-18 評論

        悲傷的感動

      • 夢里夢到醒不來的夢 2014-10-20 評論

        謝謝你愿意看完它

      • 游客 2014-10-31 評論

        好感動

      • 夢里夢到醒不來的夢 2014-10-31 評論

        謝謝你能夠看完它

      • 曲米 2014-11-07 評論

        頂一下,推薦閱讀~

      • 曲米 2014-11-07 評論

        隆冬,多么美好的女孩

      • 曲米 2014-11-07 評論

        希望她好好滴

      • 阿瑞 2014-11-12 評論

        頂一下,推薦閱讀~

      • 夢里夢到醒不來的夢 2014-11-17 評論

        謝謝

      • 夢里夢到醒不來的夢 2014-11-17 評論

        是的,她一直美好。所以她會得到那么多的珍惜和愛。
        這個世界,若擁有太多,本身亦不是幸福。隆冬失

      • 夢里夢到醒不來的夢 2014-11-17 評論

        謝謝

      • 小鶴 2014-11-17 評論

        必須頂一下。

      • 夢里夢到醒不來的夢 2014-11-18 評論

        謝謝,要知道敲字也是辛苦滴

      • 游客 2014-11-29 評論

        是的,她一直美好。所以她會得到那么多的珍惜和愛。
        這個世界,若擁有太多,本身亦不是幸福。隆冬失

      • 夢里夢到醒不來的夢 2014-12-03 評論

        你這是?

      • 探險是人生的品味 2015-03-13 評論

        頂一下,推薦閱讀~

      • 楓*落 2015-04-06 評論

        頂一下,推薦閱讀~

      • 夢里夢到醒不來的夢 2015-05-19 評論

        前面并不是我回復的
        不過還是謝謝你看完她的故事

      • 夢里夢到醒不來的夢 2015-05-19 評論

        謝謝

      • 夢里夢到醒不來的夢 2015-05-19 評論

        謝謝

      • 夢里夢到醒不來的夢 2015-05-19 評論

        她有那么多人的愛
        她會好好的

    •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棋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