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閱讀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ktsyd.com】
    當前位置 : > 散文隨筆 > 短篇散文 > 正文

    手臂里的天空

    作者:紅情
    來源:網絡 時間:2011-04-28 19:51 閱讀:439次   我要投稿   作品點評

    有一個地方最厚實,最安全,最穩妥,它可以容納淘氣、天真、眼淚,它可以包容任性、倔強、叛逆。它堅韌卻不鋒利,它溫暖卻不纖弱,那是父親的手臂,那是這世上永遠開放的港灣。

    父親的手臂,粗壯而有力,他總能一只手就把年幼的我從地上抱起,高高舉過頭頂。我是在父親的臂灣里長大的,我像一只小小的魚兒盡情遨游在無風的港灣。我咯咯地在父親的頭頂大笑,坐在父親的肩頭俯瞰整個世界。父親的愛有多深,我的世界就有多廣。

    父親寵愛我,但不溺愛。我小時候最盼望的就是夏天的葡萄成熟的日子。當翡翠珠子般顆顆透綠的葡萄掛滿枝條時,父親便支起長長的梯子,把熟透了的葡萄摘給樹下垂涎已久的我。我挑剔的將笑裂了嘴的葡萄嫌棄的隨手扔掉。父親看見了,很嚴厲的批評了我的浪費。我懵懂的從地上揀起四處滾落的葡萄,抬頭時看見父親眼中被陽光灌滿的溫暖如花綻放。父親不會說什么大道理,他只會說:“那是你等來的,就不可以扔掉。”父親總能摘到最甜的葡萄,可他從不會把手里的葡萄全部給我。他只會給我幾顆嘗嘗鮮,剩下的都留給母親。他說:“你想要更多,就要自己去摘。”因為父親,那年夏天我第一次克服恐懼,一個人爬上了高高的梯子,當陽光透過青翠欲滴的葡萄葉子照在我臉上時,我體味到了即使滿手葡萄也換不來的喜悅。那也是我第一次爬下父親的肩頭,站在高處看頭頂的天空

    葡萄葉變黃的季節,父親失業了。那天,父親一個人靜靜的坐在葡萄架下,周圍落滿了煙蒂,以及一地落寂的黃葉。我看見父親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間,煙蒂閃著暗淡的紅光。父親的手臂似乎瘦削了許多。第二天,母親告訴我,父親要北上找工作了。那時的我根本還未理解“打工”二字背后的辛酸。只知道父親要走了,再也沒有人把我抱得高高的,再也沒有人背著我去放風箏捉螃蟹了。我跑到父親面前問他,若是走了,是給我摘葡萄?父親沉默的盯著我看了好久好久,又一次用他那粗壯的手臂把我抱了起來。我蹭著他滿臉新生的胡渣兒第一次沒有喊痛,只是緊緊地抓住父親的手臂,想抓住我的天空。

    后來,我學會了一個人把風箏放入高高的天穹,學會了代替父親的角色從高高的梯子上為母親采摘成熟的葡萄,我開始學著為我等待著的東西孜孜努力著,一旦付諸行動,就絕不放棄。

    再后來,父親終于回來了。我像個孩子般撲進他的懷里大哭。在思念已久的臂彎里,我邂逅了分別已久的溫暖。煙草得清香纏繞著想念的氣息在父親的臂彎里徘徊,我驀地明白,小小魚兒怎能離開海灣太久?抱著父親的手臂路經商店門口時,我在櫥窗里看見父親高大的身體和已及父親胸膛的自己。一大一小兩張相似的臉龐上閃著驚人相似的堅韌。我抱著父親的手臂,如躲避風雨的小魚兒依偎在靜靜守護的港灣。

    父親在我塑造性格的拼圖上嵌入了不可少的一片,那是后來生活的旅程中始終執著堅韌的源泉。母親教給我婉娩溫潤在父親刻意的雕琢下堅實飽滿起來。我想這份堅忍將撐起我飛翔的天空,我將在父親的守護下駛向遠方。

    相關專題:天空 父親 葡萄 手臂

      閱讀感言

      所有關于手臂里的天空的感言
    • <menu id="q8meq"><strong id="q8meq"></strong></menu>
    • <nav id="q8meq"></nav>
    • 棋牌室